芹菜不能吃

叫我老芹就好~【fo前请戳】

这里不定时出产刀剑乱舞乙女相关

伪全员厨です

三次元社障


但经常墙头劈叉

学生党长弧中

不管是谁都希望能友好相处( ´▽`)

话题跳跃且能说超多话

非常希望能找到人聊天

没错是我.....

ブーン:

真实

奈过子:

转载条太——长啦!!!!

南栀栀栀栀栀:

是的没错私信更棒直接抱起来举高高

翊•辰砂是世界的珍宝•翎:

是我!!!是本人没错了!!!

三夜未眠:

就是……就转转……
私信来玩好感直接加爆……咳

冷:

虽然不怎么产粮基本都是在坐等投喂但是……还是很喜欢有小可爱关注我给我评论呀!即使自己文笔不好脑洞平平……也十分感谢小可爱们的抬爱了

查查不是猹猹:

真的...评论,有谁写了关于文章相关的评论,我我...我们来好好聊聊好么!!

黑羽霞子:

尤其是那些和文章内容有关的评论,如果是具体告诉我哪一个梗她觉得好玩的小天使,简直就想直接躺平求上。

此为春秋尓为夏:

是的!!!对于红心蓝手评论的小天使们,我一般都会点进主页去,看有没有写文什么的,有时候找到同好就直接粉了!!!

来自隔壁的老王:

对的没错

凛歌:

是这样是这样,给评论的都是天使!!!

篮子里的澜子:

没错,谁评论我,我们可以直接结婚
长评我直接送点梗给你

卿灯:

也是我。真的很喜欢评论了💕。

怀光:

是这样的。
如果收到长评,我连咱们俩孩子在哪儿上小学都想好了。

長幺:

是这样的……

陌陌今天不在家:

没错!

帅的一批红棠:

就是我了,要是评论我他妈社保。我会爱死你。

川南的戏:

是这样的

NO:

好像是……但回个评论对我来说很艰难啊

黎时华×:

是这样的。x

青阳淼:

没毛病,就是这样(。

逆世而生:

是这样的。

蘭浔:

陈大大大大大欢:

是的是的是的!虽然有时候没有回,但真的都有看!而且还会一遍一遍重复看!!!恨不得拿小本本抄起来!!!

Shawty.:

是我,我爱评论

百年大揪树✨:

是是是!评论我就是爱我!

努力画画的小羽毛:

是这样

冰冻的小姐鱼:

是这样的…… 

宵旬:

是这样的


【刀剑乱舞】我不是我没有你胡说



ooc有
审神者躲各种半夜查岗的段子

———————————————








审神者手里攥着手机,低头看着桌面上的反光。
一期一振把整理好的文书放到一旁,把水笔盖上笔盖,抬头。
“您最近似乎经常晚睡,为了您的作息健康,请允许我私自开启寝当番。”

???

手机还亮着,显示在游戏中。审神者掐掉屏幕,机械一般缓缓抬头。
“一期哥你在说什么?我没戴眼镜听不清。”

“您的眼镜还在脸上。”

“.......哦。”

“一期哥你开寝当番什么意思??”

一期两手十指顶部合成塔尖的形状,如沐春风笑着。

“监督您的夜晚作息。”

审神者打了个寒战。
这笑里藏刀,藏了把大太刀。










一期一振

睡前被收了手机。
因为自己乖乖就范没耍什么小聪明很欣慰。
“那么祝您一夜好梦。”
俯下身撩起额前的刘海,在上面印下一个轻吻。
可以闻到他衣服和身上带有的淡香,带着薄薄的暖意。

拉门上映着影子,渐渐的拉长远去。

松了口气,审神者把盖到颈脖的被子掀开,翻身坐起。


然后从睡衣的松紧带处摸出了另一台手机。



成功





鹤丸国永

哄审神者睡觉丝毫不含糊,在看到她呼吸均匀后很满意的勾起嘴角。
轻手轻脚的拉开门,在最后拉上时还往这看了一眼。

审神者小心翼翼地睁开一只眼观察四处动静,在确认安全后伸手在枕头下摸出手机。


“哟,主。”
审神者手一震,手机掉了下来,蹭着脸滑下来。
荧屏的微光映出一张脸。



失败






大俱利伽罗


虽说嘴上很烦要监督审神者睡下,但还是好好的完成了,尽力让自己走出房间时不出什么声音。

还很上心的守在审神者房门前。
会不时偷偷拉开条缝往里边看。
然后周围有声响会很警惕的左看右看,在确定没有什么人后会忽然反应过来。
于是又像下了决心一样把门拉上扭头看月亮。
但最后又控制不住自己把门给拉开。

如此循环了一整晚。

想玩手机的审神者也心惊胆战了一整晚。



第二天审神者和大俱利都顶着一对熊猫眼。



失败




三日月宗近

给审神者捋好被子后就回自己房间睡下了。

“嘛,因为是老爷爷了啊。”

一晚上都没来查岗过。


成功





药研

半夜来查房时看到了审神者被子里透出来的亮光。

“大将?”

被子里的亮光没有熄。

他掀起被子,戴着耳机的审神者吓得吸了一口冷气。

然后僵住,在手机即将被没收的绝望中闭上了眼。

他把审神者的耳机取下,手指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
“大将这样很伤身体的,今晚就由我来监督大将了。”


于是和审神者挤着一个床铺睡了一晚

失败但是似乎在某方面赢了





山姥切国广

只要被被摘被被,游戏算啥。手机算啥。

审神者一直想着用半夜不玩手机换一次切国摘被单。

于是就一直攥着手机想着。
硬是握着手机一晚上出了汗也没敢问出来。


失败






————————end—————



【刀剑乱舞】打雷与审神者

@叛逆的咸鱼 咸鱼的点文~

药研x审神者 注意
ooc有
文笔差
超级短小的小甜饼
复健中



1.
这个本丸的审神者是很大胆的。

天不怕地不怕,上可偷偷溜进溯行军总部掳敌方苦无,下可深夜一人看恐怖片。

也可以说是作天作地。

比本丸里的鹤丸国永还皮的那种。



2.
棉质的黑色袜子踏着走廊的木质地板,急促沉闷的响声。

“药研,你要去哪里呀?”乱从拉开的门缝里探出头,暖金色的长发垂下来。

“啊,去马厩那。”

“不会主又......”

药研扶起滑下来的镜框,苦笑。

“是啊。”


3.
走到马厩附近就能听见审神者的声音,似乎是在安抚马。

似乎还和马相处的不错。

药研是抱着这样的想法踏进马厩的。

然后就被审神者那神奇的站位给吓得镜框滑到鼻梁底。




审神者两只脚各踩着一个桶,微微往前倾着身子往小云雀那伸胡萝卜。



那两只桶是收集马粪的。





4.
昨天审神者一时兴起跑去马厩帮忙喂马,被马喷了一脸。药研去拉着她回来的。

今天审神者尝试走屋顶,一脚踏空掉进马厩的马粪桶里。也还是药研去领。


5.
“大将。”药研撑着下巴歪头看着审神者。

“嗯?”审神者停下擦头发的动作,扭头看他。

室外的光从侧面映射来,镜片闪着银光。

“......没什么。”

“先不说这个,大将现在应该挺累的吧,要不要膝枕?”



6.
今天 雷雨

宜 内番 做乌冬面 处理公文


7.
审神者今天一改以往爱搞事的脾性,缩在房间里。

太反常了。

实在太反常了。

“大将?”药研站在缩成一团的审神者面前,俯下身。

“.......”审神者从抱紧的双臂里露出双眼。

8.
审神者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打雷是死穴。

9.
审神者感觉到头顶传来温热。

“我是个在战场长大的刀,不太清楚该怎么哄人......”药研挠挠脸,“这样行么。”

“我会陪在大将身边的。”

10.
审神者不会再在雷雨天里独自缩着了。

药研陪着她,不必害怕。


—————end——————

讲真我觉得写篇给咸鱼真的好内疚啊……自我感觉写的很不好
【土下座道歉】

【刀剑乱舞】夜食


鹤丸x女审神者

不是车不是车不是车
(自己起了个看起来就很像车的名字)

@巍澜 的鹤婶点文,欠的文后边会慢慢还的
ooc注意
复健文笔轻点骂



***


今天遇到的溯行军很强大,审神者咬着牙赢了下来。
他一身刀伤,在皮肤裸露处随处可见,衣服也被分不清是溯行军还是自己的血给染得血迹斑斑。
今天也是鹤丸第一次给审神者哭着拉进了手入室的。

到手入完毕鹤丸走出来时已经是深夜了。
审神者正撑着下巴靠在房间外的护栏边望着天发呆,不知想些什么。

应该是在想着今天的战况吧。鹤丸看着审神者的侧脸想。
审神者似乎没有注意到他,没有转头。
鹤丸轻步移动到审神者后方,捂住眼睛,低头在她耳边道:“有没有被吓到。”

审神者想掰开鹤丸盖住双眼的手滞了一下,又垂在身体两侧。
“你今天快给我吓死了。”
“那是肯定的,眼泪都出来了还能不吓到的话可就真的吓到我了。”鹤丸双手交叉搭在审神者胸前,围住她。


“那给我做个夜宵,站在这太久了饿得走不动了。”


*

今天是鹤丸第一次给审神者亲自下厨做夜宵。

为了方便审神者本身就带病的胃好消化选择了很简单的面条。
鹤丸放面打蛋一套动作做得行云流水,看起来完全不是第一次下厨。

审神者反坐在椅子上,脸靠着椅背。
视线随着鹤丸来回走动的背影来回游走。

自己是什么时候和他成了恋人呢。
自己和他在一起似乎是逐渐习惯了,也并没有传说中让人紧张不已的告白情节。
就是在一起了,连一句告白都没有的恋爱。
要是硬说得有什么告白的话—————
一周年就任纪念那天审神者喝了挺多酒的,宴会开始到一半就醉得头抵着桌子迷迷糊糊地睡了。
鹤丸自告奋勇要送审神者回房间,拦腰抱起审神者就在全场刀剑的注视下走出去。
审神者也不是就这么乖乖就范的主,一路上东扭西扭还乱蹬脚。
当时还酒劲上来吐了一地.......
鹤丸把审神者放下来,坐在一旁迷迷糊糊半睁着眼看鹤丸清理掉地上的污秽。

清理完毕,鹤丸准备继续抱着审神者回去,审神者不乐意了,嚷着坐在走廊就行,不用送回房间。
喝了酒后的审神者就像个小孩子。鹤丸无奈只好依了她,一起坐在廊下吹风。
审神者左摇右晃,最后干脆就倒下睡着。鹤丸扶住她,让审神者往他这边侧躺下,枕着他的腿。

鹤丸揉揉审神者细软的发丝,低头笑着。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真是不错的感觉呢。”



*


“在想什么呢,面已经好了哦。”
鹤丸把碗推到审神者面前,解下围裙拉开椅子坐下,单手撑脸看着审神者。
审神者应声,拿起筷子开动,然后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
“怎么了?”
“要一直这么看着我么……”
“只是想看看我做的夜宵味道这么样而已,你继续吃。”鹤丸眯眼笑着。
“那我开动了......”



“你你你做什么?!”审神者手上的筷子掉了下来,双手被钳制住。只能看着鹤丸的金瞳愈来愈近。
“尝一尝夜宵啊。”他抬眼看着审神者。






fin
——————————————
终于感觉似乎能脱离瓶颈期了,剩下的债我会尽力慢慢还

一份不正经的写手问卷

感谢 @叛逆的咸鱼 艾特

 

1.你的笔名是?说说笔名的来源吧

芹菜不能吃。来自于一个想给自家闺女炒个芹菜结果硬生生搞成黑暗料理的老爹,不得不说我爸真的是料理鬼才.......那天的饭就没吃好。

 

2.当写手多久了?

从去年12月进lof来开始写文有7个月了,之前都是在小本本上写点原创的w,从来没公开过。

 

3.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

不想数我想咸鱼.....

 

4.一开始出于什么心态成为一个写手?现在呢?

一开始是想让别人也能看看自己的内心世界吧,让别人也能看到自己,有个把自己的内心放出来的地方。

现在是也是差不多啦,现在想让大家看看自家本丸里各位刀剑们的沙雕或温馨的生活吧。

 

5.第一次尝试创作是在什么时候?

如果写在小本子上也算,大概是五年级这样吧

 

6.当时的作品现在读起来什么感受?

很幼稚,有种想到哪写哪的感觉,读起来有些乏味。“当年我是怎么写出这玩意的”的感觉。

 

7.现在主要写同人/原创?

同人。

 

8.喜欢写什么类型的cp?

自己更的杂七杂八……啥cp都有。最多的应该是all婶。

all婶赛高

 

9.最爱的是哪一对cp/人,有为他们/他写过什么吗?

目前并没有明确最喜欢的人.....但是我喜欢吃all婶。我主页下的那堆糙粮就是我写过的。

 

10.感觉自己的文风是怎样的

经常画风转变,在沙雕的路上一去不回。

 

11.最喜欢的作者是?

江南。老贼你还我绘小怪兽你还我小龙女!!别整天发刀片呐!

 

12.平常会不会花很多时间看别人的作品

会的。想看看别人的本丸是什么样的,很喜欢这样

 

13.尝试过模仿别人的文风吗?

有的,但是自己总是写着写着就往自己的文风偏去了,无可避免,于是放弃了。

 

14.感觉自己码字的效率怎么样?更新频率如何?

还好.....吧?一般一周一更。

 

15.创作时有没有什么特殊的癖好

没有。

 

16.灵感枯竭时会怎么办?

就.......一直咸鱼咯。放开自己让他过去,啥也不干这样。【就是我现在这样,怕产出垃圾废料orz】

 

17.更喜欢创作什么样的题材?

日常可爱风......这样?

 

18.当写手最开心是什么时候?

收到小可爱的评论的时候,总是很激动地颤抖着手点开回复的,能看到评论我是非常开心的。

 

19.感觉自己作品最大的问题在哪?

文笔烂透得掉渣,人物ooc,不会内心描写和场景转换

 

20.贴出目前为止最满意的一段吧

 

感觉并没有什么可以满意的.......可以不贴么?

 

21.写过h吗?

并没有,虽然有过这方面的想法,但是自己<b>没满18<b>没驾照啊。

 

22.坑品怎样

还行,答应过的一定会填。

 

23.有没有遇到过瓶颈,想过放弃吗?是什么支持你继续创作的

现在就是瓶颈期。放弃没想过。自家婶婶的故事还没讲完呢,刀剑们的日常还没有发掘出来呢。我要写出来。

 

24.觉得写作最重要的是什么?

想传达的心。有心的话读者会能感受得到的。

 

25.创作这么久感觉自己有什么变换吗?

开始日常谈话时嘴里能蹦出几个成语了,学到了很多新词。

26.写完后有没有检查的习惯,会完结后大修吗?

有的,经常会去自己通读一遍保证意思流畅,还有修改“的”“得”“地”这几个字,输入法我恨你.......

完结后大修是不会的,完结就完结了,故事到此结束。

 

27.创作时最反感的是什么?

明明自己写的还行却被一些想找茬的人指指点点(虽然没遇到过,但确实反感这种)

 

28.对未来的创作有什么计划吗?

先等我过了这段瓶颈期吧……

 

29.最后给自己写一段话吧

谢谢曾经的你,你是我路上的唯一不离不弃的陪伴者。

 

30.艾特几位好友继续吧


@今天制杖要挖塌大阪城 @一朵含水量不超标的闲云 @mary 

我我我这阵子没更并不是我不写。
我是有在写的,有在码点文的,
但是,我瓶颈了……无论怎么改都不合自己的意思,感觉自己写的很乏味......

等这段时间过了我会更的,虽然这期间也会更一点,但是质量完全无法保证的

感谢

关于最近玩的羞耻play

200fo开放点文

一觉起来发现200fo了

正好就把点文开了

大家想看什么的可以在评论留言~

ps:点文只限乙女,没有r-18_(:з」∠)_

(我才不说我不会开车)【划掉】

【玩玩这个】

热度应该不过20


(私心到13日截止_(:з」∠)_)

【刀剑乱舞】姑娘,你家本丸进敌婶了



(三)

段子向
搞笑向

关于皮皮敌婶穿越到审神者身上的小故事

最近有些卡文……日更有些难_(:з」∠)_


(一)(二)见评论指路~


—————————



31.

我觉得歌仙盯上我了。


32.

在我在他面前背了一首古诗后,他盯上我了。

并且还让我抄十遍古诗。

33.

春眠不觉晓,处处蚊子咬不对么?




34.

光忠说今天要去现世采购,我也跟着一起去。

35.

虽然说了是去采购,但是......

怎么本丸里所有人都出来了啊?!

36.

我这一米五个头的姑娘混在一米七一米八大帅哥里走在街上简直就是人群中最耀眼的存在好伐……

先不说这么多人会不会走散这个问题,单是走在街上都可以造成交通拥堵了......旁边那两位看着三日月花痴到差点撞车上的妹子就是最好的证据。


37.

花了很大力气终于到达了商场。

“鸣狐你这只狐狸带进来商场真的没问题么……”

我抬手抓了一下小狐狸的顺滑尾巴,很罕见地,它居然没有炸毛跳起来说请不要再用力抓我的尾巴。

明明在本丸里次次都会炸毛。

“你家狐狸怎么不说话了?”我问鸣狐。

“......狐狸装作自己是披肩,为了能进商场。”

“......”

噗。


38.

我现在不用写公文了。

改写检讨。

采购时买了太多东西,本丸积蓄所剩无几了。

要不是一期说说不写检讨不能吃光忠的料理我早就翘了到处皮



39.

某刃头顶的白发随着风轻轻晃动。

盯————

“那个,您这样看着小狐是有什么事么?”

被我这么盯着感觉不有些自然的小狐丸停下了拿着油豆腐的手,斜过身。

“想看看你的耳朵会不会动。”

“这可不是耳朵,只是头发而已,”小狐丸笑着摸了摸头上那看起来极其类似耳朵的两撮毛,“很柔顺对吧。”

确实很柔顺,看着都想让人撸一把毛。

好像是为了回应我的内心,小狐丸把发尾往我这边稍微挪了点。

“您要不要摸摸看?”


40.

小狐的毛真好撸。

等等。

我好像忘了我原来是要做什么了。



41.

某天我从房间里出来,伸个懒腰。

懒腰还没伸完就先被走廊上的东西吓到了。

走廊上摆着一排柿子,整整齐齐地往走廊另一边延伸。

这明明白白摆着就是要我跟着走啊。

不会是陷阱吧。

我这么想着往往反方向走去。


42.

不行还是好在意。

43.

于是我现在跟着这一排柿子走,不知道目的地,只是跟着走。

总感觉自己像个往一个低智商陷阱走进去的傻子……

柿子似乎并不多,走的越远柿子的间隔越远。还在隔得较远的柿子之间放了画着箭头的纸条。

在走廊上七拐八折后我看到了柿子线的终点。

是左文字的部屋,门开着,但没有人在里面。

走廊上摆着盘柿饼,摆在一旁的纸条上写着请用二字。

这不明摆着是要我吃下去。

看着那张纸条,感觉写了这两字的人把强烈的想让我吃下柿饼的欲望注入进了这两字里。

吃就吃,谁怕谁。

有些出我所料的,柿饼里居然没有掺什么吓人的玩意。而且味道还不错。


44.

后来江雪和我说,在我房间摆着的一排柿子是小夜和一些短刀所为,柿饼是短刀们合力做的。

什么嘛,废这么大的力气搞这种。

真的是————

太可爱了。



45.

几天后我又在走廊上看到一排奇形怪状的实验器材。

这绝对是药研没错了,只有他的医疗室里有这堆东西。

绝对是想让我尝试他的新药。

这是把我的智商当成了什么东西。


46.

天气开始热了。



47.

“喂,狐之助。”

“大人有什么事吗。”狐之助停下了蹦上蹦下分类文件的步伐,扭过毛乎乎的头看我。

“剪掉你的毛吧,这种天气看着太热了。”

狐之助瞬间察觉到我话里危险的要素,从站着的那叠文件直接往门口跑。然后在门边停下来,又怯怯的问我。

“您是要动真格的么?”

“嗯。”

“在下告辞了!”狐之助喊完这句话后就用爪子扒门,想要快点逃出去。

用力扒了几下,门丝毫不见动静。

更用力地扒,门还是没动。

“我把门给锁了。”

48.

于是狐之助那天尾巴少了好几撮毛。


49.

最近时政开了大阪城。


50.

你问我一个敌婶为什么要肝?

你怕是没见过这个本丸里接回新弟弟的一期。

那天我一份公文都不用改,玩了一整天。

而且不管怎么说这也是我给这姑娘让我占用她的身体怎么久的补偿。


51.

我在本丸里的刀剑和敌军打斗时,成功溜到敌大将那。

看到我走过来,敌大将二话不说就叫了一只苦无冲过来咬我。

“喂喂,大家都是同事,不要这么刀剑相向好吧。”我跳起来躲过那只往我撞过来的苦无,对敌大将说。

“同事?”大将有些吃惊,先让苦无停下来,自己站在原地盯了我一会。

“你不就是个审神者吗!!”他大吼。

“都说了是同事啊!你不信我也知道你们的规矩啊!”

“什么规矩!说看看啊!”

“只有逛了100圈的99层的人才能得到毛利。”

“同事好!当卧底辛苦了!”他朝我敬了个军礼。

“同事好.....你也辛苦......”


52.

我:同事。

敌大将:啥事。

我:咱都是同事了……你看......能不能......给点好的......也是给组织一个交代。


53.

最后这哥们给了我一振卡内桑。

54.

连转30圈体验一下。


55.

今天也是在寻找绿色头发孩子的旅程中。



————end————

这回卡文卡的太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