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沐千浅-现世远征中

叫我阿浅就好~【fo前请戳】

这里不定时出产刀剑乱舞乙女相关

伪全员厨です

社障だ

主命嘿西

学生党长弧中

不管是谁都希望能友好相处( ´▽`)

【刀剑乱舞】姑娘,你家本丸进敌婶了



(二)


段子向
搞笑向

关于皮皮敌婶穿越到审神者身上的小故事
是的没错还有二

临考前作死光速摸鱼


(一)见评论指路~



@裂烟の鸪逍 小可爱你要的后续~








16.

睁眼时我正躺在床上捂着被褥,身边围了一圈刀。

“主公?”


见到我睁眼,他们的脸上立刻出现了喜色,有几振眼眶里带着水雾的短刀就扑了上来。

“主人醒了!”本丸机动第一的打刀打头先拉开了房间门告知其它刃。

立刻门外就有刀挤了进来,估计是守在门外。

“那个......我是敌婶。”

“醒来的不是你们的审神者真是抱歉啊。”


17.



敌婶

又穿越到那姑娘身上了

双倍的惊喜


18.

经过多方询问,我终于弄懂了这姑娘为什么会卧病在床。

她吃了我上次偷偷用了厨房所做的料理后胃病复发。

我藏在冰箱里原本还想看看会有哪振刀会中奖吃到我做的。

结果还是自己吃了。

我现在知道自己的料理吃了会是多难受,自作自受。

直到现在我还躺在床上没下来。

我这黑暗料理要是放出去能肯定撂倒一大片。


19.

这姑娘的胃实在是脆弱。

我在今天喝掉光忠做的粥后第十七次抱怨。

不能吃到光忠做的除了粥以外的食物真是世间遗憾。


20.

鉴于药研一再强调我只能躺着床上,不能在本丸里闲逛,我选择了———

给短刀们讲睡前故事。

21.

今天短刀们也围成一圈等着我讲今天的故事。

“那位人鱼小姐等着祭典的烟花绽开,在水面上映出绚丽的颜色。到那时她就可以短暂显出人类的身躯,就可以找到他说出自己的名字。”

“人鱼小姐等啊等......等啊......等..................”

“主公?”
“大将?”
“主人?”




22.

我居然讲着故事都能睡着,还能秒睡如死猪。

仿佛发现了新技能。


23.

从短暂的睡眠中醒来,靠预留的一条门缝辨着外面已是深夜。

身边充斥着此起彼伏的微小沉稳的呼吸声。

他们挨着我睡着了,还有人很贴心地给他们盖了被子,应该是本丸里年长些的刀所为。



按说这一幕是很让人暖心的,但是睡得离我最近的五虎退的小老虎压着我的手......秋田压着另一边......




两只手都已经没有知觉了。


估计明天起来时会麻得自己四处打滚。


24.

在这个本丸的药研和光忠的药物+料理的双重调理下,胃病好得很快。

我现在已经能跑能跳能跑到本丸各处浪荡,除了厨房,他们说我要再进去没准又闹出什么乱子来。



25.

这姑娘似乎一到晚上就视力不好。

等等,这姑娘怎么感觉身上都是毛病。


26.

某天晚上我睡不着,出了房间在本丸连廊上散步。

那天鹤丸也睡不着,在走廊上寻找找惊吓对象。



靠着这姑娘的视力,我连续忽略掉了他摆在我所经过的地方和丢到我面前的万屋特典惊吓道具—————塑料玩具,各式虫子一应俱全。



讲真我天不怕地不怕最怕就这种东西,要不是这姑娘夜视力不好,真看到了这东西会直接把这本丸给尖叫塌。

相信我,我实名制担保。



27.

鹤丸惊吓失败。



28.

同一天晚上我还看到了一位女性,披头散发,一身模模糊糊的白。

我在看向她时她也看向了我,于是我向她打了招呼,她侧过身来面对我,礼节性地鞠了一躬。然后继续在本丸里游荡。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青江封印的女鬼。


而且她还把那天晚上也在游荡的鹤丸给吓得不轻。





29.

写公文是不可能写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写的,只能随便摸摸鱼这样子。

为什么审神者会有写公文这种没有人性的任务要做???

我在这个本丸里糊里糊涂悠闲了大半个月后,近侍一期一振一边说着什么“死线要到了”一边把我拖到了书房里。

于是我现在要把这个闹心的公文写完了才能走。



30.



一个穿越到审神者身上的敌婶

今天也在和公文掐架。




————end————

感谢各位客官们的食用~(*^__^*)









【刀剑乱舞】姑娘,你家本丸进敌婶了

(一)




段子向
搞笑向
关于皮皮敌婶穿越到审神者身上的小故事
我知道自己写的有多无聊。
极度嫌弃自己。




1.


敌婶

穿越到审神者身上了


2.

在我早上睁开眼发现不是自己本丸的天花板时着实被吓了一跳,惊吓度比大俱利伽罗朝我摆鬼脸还高。

这种东西怎么可能发生到我身上,肯定是梦。

然后闷头就睡。

直到被这个本丸的堀川掀床单。

真是惊喜。

3.

这个审神者是个小姑娘,瘦瘦弱弱的,身上的制服看起来空荡荡的。

一脸无欲主义。

我觉得她可以和数珠丸搭个伴。


4.

盘腿坐在我对面的药研藤四郎看着我。

大将你今天是不是没吃药——以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我都说了我不是你们的审神者,我是敌婶啊!”

还特意咬重了敌婶二字。

他依然是那副似笑非笑,半信半疑中怀疑大将今天没吃药的比重更大的笑容。

“大将你说是就是吧。”


5.

如果不是我和他们出阵时逮了敌方溯行军部队的两只小短刀并相处融洽玩的不亦乐乎——

我可能还处在被视为[主只是太无聊了想给自己加个人设]的深渊中。


6.

小姑娘的近侍是一期一振。

“您还记得冰箱里的两个草莓布丁么?”

“原来那个姑娘喜欢吃这个么?”

“其实,主殿她的胃一直不好,从上任至今还没有发现她有喜欢吃的东西。”

“那草莓布丁......?”

“只是编出来的,冰箱里目前只有烛台切做的牡丹饼。”


6.

其实不用他说我都知道这个姑娘有胃病。还有冰箱里的牡丹饼。

昨晚刚刚去厨房偷吃过。和鹤丸国永偷吃的。

在端出那碟牡丹饼后就被他强行拿了一块塞嘴里。

为了报复给他塞了一块最大的。

最后一边抱怨这姑娘的胃一边痛得满地打滚。


7.

“狐之助你走这么急是要做什么———”

那只毛茸茸的小动物在门前倏地站住,像卡壳的机器一样缓缓回过头。

“忽然想起来有些事情要处理......在下告辞——”
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完它就狂奔着往门外冲。

“......”

没看路撞到门框上了。

“发现我是对面的审神者就想上报政府?”

我三步并作两步跨过去拽住它的尾巴并扯回来。

“是你狐之助飘了还是时政的保险待遇奖金高了?”

“呃......”

“说,要命还是要奖金。”我慢慢加大攥着尾巴的手的力道。

“我保证不说出去!!请这位大人松一下手尾巴要断了!!!”

“要发誓。”

“我狐之助保证不透露任何有关信息透露出去我就永远不吃油豆腐所以求求大人您放手吧尾巴真的要断了!!!”

完美回答。


8.

要是被时政知道这种事我肯定要被抓去洗脑然后各种盘问关于我们敌婶的东西。

没准问完还顺带清空一下大脑重新做婶。

这种事情谁会想发生在自己身上啊。


9.


这姑娘是真的欧。

我拿着自己到这个本丸后的锻刀记录和这姑娘前段时间的记录。

黑白对比明显。

所谓的若无欲欧气必围绕你身边么??



10.

我把树枝丢到远处,之前在合战场上掳回来的两只短刀就一蹦一蹦地去叼回来放到我手边蹭我让我丢出去,不断重复。

“那、那个,抱歉,稍微问的有些唐突。您是怎么能够做到让他们如此听从您的话的?因、因为有些好奇。”

五虎退抱着一只小老虎。他似乎是犹豫了很久才敢问我,眨着眼睛,视线不断在本丸四处游移。

“啊,这些其实都是靠技巧的,如果和他们接触多了就会发现他们看着是这样其实特别像猫猫狗狗,”我说,“在我的本丸里也有几只,有时实在是无聊了我就在他们身上打各种结来玩。”

“还把好几只短刀的尾巴绑在一起拆不开过。”

“然后我现在什么结都会打就是打死不会解开。”

“解什么结,直接一刀断不多好。”



11.

“关于我原来本丸里的那几只短刀的名字?”

“叫大傻二傻三傻。”

“太随意了?我觉得还挺生动形象的,毕竟还挺像傻fufu的宠物的,看久了还觉得挺可爱的。”

“而且有时能一甩尾巴就有一个重伤糊墙。”



12.

今天作死日课是把数珠丸的头发都编个细细的四股辫。



最后是青江把这些辫子一个个拆开。

甚至把手都磨出水泡。





13.

审神者回来了。



14.

除了回来时那几只短刀飙着泪死命蹭我外,我找不到有什么东西可以证明我曾经离开过一段时间的证据。


就像自己做了个梦。

15.

人生的过客,就让他过去吧。

能好好的记住就好。



—————tbc—————

疯狂嫌弃自己

估计到放假了才会继续写

躺平学习去了




【一期婶】春天与嗜睡




刀注意(高亮)

写的有点急




———————




审神者生病了,不是一般的小病。

开始是经常发困,现在是一天中有半天时间都处于昏睡状态,且有延长的趋势。

对于一个社畜来说这是她到目前为止三年职业生涯中最大的麻烦。









审神者睡着的时候是叫不醒的。

本丸里的那只西红柿炒鸡蛋配色的狐狸曾作死试着用它的大尾巴去搔审神者的脸。

没有弄醒她,但是正好碰上了她醒来的时间。

然后被五花大绑着倒挂在审神者房前的树上一整天。







他们去找了听命于时政的大眼狐狸来给审神者检查。

“这位大人的情况我们从来没有遇到过,我对我们的无能感到遗憾……”

无用的狐狸在一期一振的的注视下颤着步子退出屋外。

“一期你也不要这么反应过度啊,又不是必死flag什么的。”



“就算要走也得在春天走,现在离春天还很远呢。”

这是审神者此生预测得最准的一次。









审神者还是保持着社畜的属性,管理本丸里的事务安排。有时一直忙到深夜。

她从书房里出来,已经是12点以后了。

没有星星,天是混着紫的嫣红。

“您还没有休息么?已经很晚了。”声音从身后不远处传来。审神者微眯着眼,辨认出站在书房门前的是一期一振。

“刚刚才处理完文书。反正平常睡的也多,不必担心什么睡眠不足。也就是视力稍微有点下降。”

“话说一期你这么晚还找我是有什么事?”

“请务必让我也分担些您的工作。”

于是一期一振成了审神者的最得力的助手,与其说是助手,不如说他一个人包揽了所有的文书处理工作。

审神者的社畜属性被埋没了。








审神者低着头趴在一期一振对面的桌子上,垂下来头发遮住了脸。
“我要死了。”她趴在那,没有动。
“?!”一期一振抬起头,一脸诧异地看着审神者。
“您......”


“只是想皮一下。”

审神者开始飞快思考自己是否能跑得过太刀且能活命的几率是多少。










薄透的阳光从树叶间的缝隙穿过,斑驳的光晕落在肩上和地上。审神者伸手遮住部分光线,从缝隙处抬头往上看。

“您身体虚弱,躺着休息会好一些。”一期一振踏过草丛,停在距离审神者半步处。

“躺得够久了,就是出来透透气而已。”

“我还有很多很多事情没有去做呢,不会这么快就......”她的发音渐渐阻塞,最后一个音节像摩挲木头般沙哑。
她捂着嘴,弯腰剧烈干咳起来,就像要把肺给咳出来。
“您怎么了?有什么不适么?”一期一振急忙去扶审神者。







审神者的病情再次加重了。

已经不得不靠着药物来维持着灵力供应的稳定。

偏偏这种时候来了坏消息。



可能是审神者的灵力异动让溯行军追踪到了她的本丸,他们派出了部队包围,随时可能突破结界侵入本丸。

“全员参战准备!由我来指挥!”审神者大步跑过长廊。

“一期?”

审神者从房间里取出了时政统一发放的短刀,转过头,一期一振正拿着托盘走进来,托盘上放着一杯茶。

“在作战前喝一杯茶打起点精神如何?”





“一期你在做什么?!你在茶里加了什么?!”审神者双腿无力地跪在地上。

“对不起,请恕我失礼了。”他背对着光,看不清神色。

“药研,带主去仓库。”

他握紧手上的刀。

“尽全力守住仓库,一定要让主生还。”








审神者用力捶着仓库门,尽管这不能起什么作用。
外面有粘稠的液体溅在门上,不知是谁的血。

“卧槽给我开门啊!我很担心你们啊!!”审神者拍门大喊,还爆了粗口。

“大人您这样是没用的。”那只西红柿炒鸡蛋配色的狐狸从旁边的材料里窜出来。

“那你叫我怎么办?我现在恨不得一脚踹破门出去。”

“破门用您的手脚是行不通的,但政府配备的刀可以。”它用爪子指指审神者腰上佩的短刀,他们没有把短刀拿走。






全本丸存活,无一碎刀。





都是梦,短刀没有被拿走什么的,本丸全体存活什么的。

都是假的。

梦醒了,什么都没有。



真的末满求你做个人吧,爷爷不停的循环历史什么的.....探寻历史是否是真的会改变什么的.....真的很悲伤啊……

【allx婶】和他们在现世



无聊脑洞
ooc有
有部分沙雕

短小







———————————

三日月宗近

“哈哈哈,在现世稍微逛逛也是不错的选择呢。”

......这不是爷爷你迷路了两小时的理由。


———————————

一期一振

“主殿,关于您所买的不健康书籍,我认为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黑着脸的水蓝色头发的太刀走在你身侧,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表面如大佬,内心怂成狗。


———————————

药研藤四郎

靠着路旁的长椅坐下,热浪冲击着神经。

你紧蹙着眉头,仰头大口呼吸着闷热的空气,希望能减轻些眩晕感。

有湿凉的东西贴上了额头。

“大将该稍微注意些身体啊。”

———————————

髭切

“家主要来猜猜我是谁么?”

奶油色头发的太刀恶作剧地捂住你的双眼。

“??”你被吓得震了一下,回过头。

他拈过来的蝴蝶酥正好抵到你嘴边。

你就着他的手吃了下去。

“源氏的蝴蝶酥,如何?”

蝴蝶酥再好吃也掩盖不了阿尼甲你偷拿钱去买了它的事实。

———————————

大俱利伽罗

“伽罗你是要买这个啊。”你看着他利落地买单装袋。

他没说话,瞟一眼你,走出店外。

“话说伽罗你买这么可爱的熊是要给谁啊?”

他把头扭向一边,但装着玩偶熊的袋子很别扭地伸到你面前。

“......”

“才不是想和你搞好关系。”


————————————

鹤丸国永

红绿灯路口,你穿过斑马线。

你看着一辆轿车朝你急急驶来,来不及躲闪,就要撞上。

一股力把你猛地拉得后退了几步,正好跌在一个怀里。

仰头,白得如鹤的太刀低头看着你。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end—————

【压切婶】520过成这样真是够了

如标题,迟到的520贺文
ooc有
文笔没有


—————

我看着街上路过的露着大腿的各色小姐姐,坐在街边的台阶上——手里还捧着杯奶茶。旁边坐着长谷部,他也拿着杯奶茶。他的是薄荷味,我的是蓝莓。

虽说看起来是挺悠闲,其实亲身体验并不佳。现在是夏天,而且还是气温最高的时段。

伸手抹了下额头,都是薄汗。我把还带着点凉气的奶茶杯贴到额头降温,顺便往长谷部那瞄。

他咬着吸管,抬头望着对面楼上阳台的几只鸟出神。

有些不忍心打断如此美好的场景。

但是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
我和长谷部被困在现世,回不去本丸。

因为忘带回本丸的钥匙。

简直可以作为其他同事一年份的笑点。


“那个,长谷部,我们真的要在这里坐着等到药研他们来么?”

他转过头,那对藤色的眼睛直直看着我。

“我已经联系了他们,说很快就会赶来,所以在这稍作等候是最好的。”

“最少要多少时间?”

“一小时。”

一小时还叫稍作等候??怕不是到了也差不多可以中暑直接送回本丸了吧。

“这么久啊。”

“竟然犯了忘记带钥匙这一低级错误,我长谷部宁以死谢罪!”说着还往左侧腰间摸去,但落了个空。

“醒醒你没带刀。”

“那么我就要个补偿就好了。”我看着他手上喝到一半的奶茶。

“请随意吩咐,无论什么都会为您做到。”

“让我尝尝你的奶茶,这个味道我没喝过。”

“嗯?”他眼睛微微睁大,有些吃惊,但很快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可以。”

他递过来,我就着上边的吸管喝了一口。

薄荷的清凉和奶茶的温度混在一起,让大脑瞬间清醒,很解暑。

我把奶茶还给他,转头回来时看见不远处有几个女孩子望着我们,一脸花痴。

......狗粮够吃,管饱。

长谷部吸一口奶茶,发现我正看着那些女孩子,就顺着我的视线也望过去。

她们慌忙扭头就跑,其中有一个还回头看了几眼。

不是谁都可以随便围观的.....特别是男朋友这种生物。


我和他在那坐了一会儿。

“大将!”药研站在对街朝我招手。

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会随风摇动的那种。

我走的有些急,在下台阶时随着咔吧一声脆响。

我的右脚很不幸地扭到了。

要不是长谷部及时扶住我,可能我当场就腿软跪下去。

以至于回本丸时都是长谷部背着我一路回去。
最后在房间里休养了十来天。


———————end——————

脚是真扭到了,下楼不看路的后果。

感谢你们的食用!( ´▽`)

这种天气真是想要长谷部围成一圈给自己扇风。


(来自没有电风扇也没有空调的发言)

【压切婶】咸鱼审神者和减肥



ooc是我的
日常向压切婶
文笔?我没有那种东西


长谷部走在木质地板上,棉质袜子与地面碰撞发出略微急促的声响。

他在一扇拉门前停下,抽出一只拿着托盘的手在门框上敲了几下。

“主,我把饭菜端上来了。”

“哦哦,进来吧。”


转身把身后的拉门带上,长谷部在回头时就被审神者吓得差点抓不稳托盘,但还是凭着其高机动避免了饭菜洒一地。


审神者把平常披散的头发挽起,刘海用夹子固定在头顶,露出光洁的额头。脖颈处还残留着些许水珠,应该是洗头不久。身上穿着一看就知道是从街上哪家地摊上淘来的大码t恤,在靠近下摆处还印着大写的墨意淋漓的“肝”字。
正面朝电风扇趴着吹风,屈起的小腿不时象征性晃两下。

如果烛台切或歌仙看到了一定会疯的。



“所以坚持不去饭厅吃饭是因为这个么?”长谷部把托盘放到小桌上。

“因为太热了嘛,而且那里还只有一架电风扇,我去了他们肯定会让给我,怎么能让他们受罪就我一个人享受。”

“而且鹤丸还学会了把电风扇调档,上次差点没把我头发连头皮一起吹飞。”审神者找了个坐垫坐下,托盘里摆着两份饭菜。“长谷部你要和我一起吃饭?”

“如果您不希望我在这里的话,我随时都在房间外待命。”

“???等等??长谷部你回来。”审神者看着长谷部一条腿跨出门外,慌忙叫道。

“又不是不让你和我一起吃饭,走这么快做什么。”审神者用筷子拨拉碗里的青菜。
“一起吃。”






饭后

“主君,烛台切先生做了焦糖布丁,说要分给您尝尝,我就先放在门外了。”听声音很明显是前田。

“今天甜点是布丁啊。”

“我去取来。”

当长谷部把布丁取来并贴心地帮审神者打开了盖子,正准备递给她时,她正盯着他,或者说是他手上拿着的布丁。

以一种带有仇视意味,更准确地说是谁让我吃那东西我跟谁急的眼神。

“我就是死,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吃你一口布丁的!”
审神者摸着大腿上长的一圈肉喊道。

“但是真的很好吃,您吃一口看看。”长谷部舀了一勺,凑到审神者嘴边。

“真香。”

长谷部把布丁递给审神者,但她没接。

“我不吃。”

“除非像刚才那样吃。”


————end—————

【压切婶】我真的只是想拍个蚊子




ooc有
短完
文笔掉渣
脑洞极无聊



春末夏初,各类蚊虫增多,受害者范围极广,其中就包括了审神者和她的刀剑付丧神们。

“啪。”睡的正酣的审神者对于这种在耳边恬躁不休的噪音极为反感,当场就给了致命一击。
接着继续蒙头做她的毛利大梦去。

“嗡———”不断地有不知死活的蚊子往审神者这个在它们看来极为鲜美的食物凑去。

好不容易在梦里看见毛利正准备去摸一把大腿又被这群作恶多端的吸血生物搅黄了,能不气愤?

审神者以挺尸般的动作猛坐起,三步并两步走到窗前。



“蚊子老爷求你让我睡个安稳觉吧,我好不容易才在梦里看见毛利啊——。”
附加完美的土下座。


不管蚊子听不听得懂,事实就是事实。审神者额头被叮了几个大包也是事实。

于是被瘙痒和嗡嗡不断的噪音搅得心烦意乱的审神者跑去找了她几乎无所不能的近侍。

“您半夜来找我是有什么事么?”长谷部看着身着黑色T恤和黑色短裤乱毛蓬起的审神者。

“害虫太多了来这睡一晚。”

“那我立刻收拾被褥。”

“不不不不用你搬出去,我也就睡一晚。”

“可是这里只有一套被褥,我去把您的被褥搬过来。”

“不不不那里蚊子太狠了不需要你去拿。”审神者拽住长谷部的衣角。





于是现在长谷部和审神者共享着一套被褥。

审神者蜷着身背对长谷部,隐约能听到鼻息。
从长谷部的角度可以看到审神者光滑的后颈,有几缕碎发覆于其上。

似乎有些微妙的气氛……

长谷部平躺看着天花板,以标准的正睡姿势准确点说应该是像是等待验尸的尸体般的姿势发着呆。

审神者翻了个身,面朝长谷部。

隔着布料能感受到审神者脸上的温热触感。

长谷部微微偏转过头,看着审神者,嘴角微微扬起。



-————end—————-


*据说长谷部就这样看了一夜,第二天早上顶着一双黑眼圈和审神者说早安时把审神者吓了一跳。

*在这之后审神者给房间做了非常严密的防蚊措施,但无一起效,据说是人为。但无法找到凶手。只好继续在近侍的房间里借睡。

长谷部:计划达成.jpg


【压切婶】关于膝枕



ooc有
文笔复健,依然渣
十分短小



*
下午的阳光斜斜洒在走廊的边缘上,本丸里的樱花开了,有几瓣随着风落到走廊上。

“难得的好天气,为什么我要赶公文啊啊啊啊啊啊!”审神者在第九次往拉门外蓝得发白的天空望去后,抱头趴在桌子上喊出了这句话。

“因为您在这个月的前半个月都是在玩,到最后期限了才开始赶,会觉得任务繁重是当然的。”坐在审神者对面的长谷部叹了口气,拿起下一张文件继续奋笔疾书。



*
直到长谷部做完他所分担的那叠小山似的文件,审神者还是以伏倒在台上歪头往外看的姿势发呆着。

标准的学生趴课桌偷懒姿势。

视线从审神者脸上移开,她手边的文件还是如之前放在桌上的厚度一样。

长谷部又叹了口气,把审神者手边成摞的文件分了一半放到自己面前,动笔把审神者写错的字订正。



*
“休息了这么久,您也该好好工作了。”长谷部抬眼看着审神者,手上的笔没停。

“可是......”审神者抬头对上长谷部的视线。

一脸“再不来好好把工作完成就压切你”的黑化气息散发出来。

秒怂。

于是捡起丢在桌面上的笔,埋头猛赶。

简直比得上学生时最后几分钟就交作业而自己还没写完时的速度。

审神者这么想着。



*
由长谷部完成了四分之三的工作,剩下的文件长谷部也用铅笔好好的勾画出重点,审神者完成得很轻松。

当审神者放下笔抬头时,长谷部已经把完成的文件整理好,坐在位置上看着她。

“终于完成了————”审神者深呼吸并伸了个懒腰。

“终于完成了呢。”长谷部把审神者面前完成的最后一份文件放到整理好的那摞文件上。

风舒适得想让人微眯着眼在这个怡人的午后小憩一下。
“那么让我睡一下吧,这种天气太适合打盹了。”审神者打了个哈欠然后往地上躺。



“请问需要我的膝枕么?在地上睡容易着凉。”

“?!”审神者立刻抬头像看见了明石自己干活一样诧异的眼神看着正跪坐看着自己的自家近侍。

该不会是自己在赶公文的时候这个世界观改变了啊到底要不要接受啊接受了有些难为情但是不接受又太可惜。
审神者的大脑飞速运转。

然后对上了长谷部真挚的眼神。

能躺到自家有些迟钝的婚刀的大腿上,死都值。




一脸幸福地躺到了长谷部腿上。




*
长谷部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让人安心的香味。

审神者仰面躺在近侍的腿上,尽力控制住自己因狂喜而疯狂上扬的嘴角,最后落得个不断抽搐的嘴角。

猛吸着鼻子,想多闻闻这股香气。

最后因控制面部表情太累了直接睡着。



他看着审神者的睡颜,唇边笑意渐浓。审神者看不到的眸里盈满温柔。

“祝好梦。”长谷部低头亲吻审神者的发间。



*
最后全本丸合力把被樱花瓣淹没的两人挖了出来。
据正好路过的鹤丸透露得知此事后,审神者非常后悔自己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直接睡着。

然后一个人在房间里的床上滚了半小时。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