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菜不能吃【学业紧张长弧】

【fo前请戳】笔芯☆
最后一年了可能只能月更了对不起
【土下座】

这里不定时出产刀剑乱舞乙女相关

伪全员厨
三次元社障

经常墙头劈叉

学生党长弧中

不管是谁都希望能友好相处( ´▽`)

话题跳跃且能说超多话(似乎是这样)

非常希望能找到人聊天

天凉了,要不要赖床呢?(二)

*无聊时期的脑洞

*是段子(不好笑的那种)

*ooc有

*自我满足的脑洞

*没有文笔可言


————分割线————-


鸣狐

(注:鸣狐的狐狸说的话用的是括号,以便区分)


(主人大人,已经是早上了。吾和鸣狐来叫您起床了。)

鸣狐轻轻敲了几下门,肩旁的狐狸喧闹着。

“啰嗦,狐狸。”鸣狐不轻不重地弹了一下御狐的脑门。

御狐乖乖闭了嘴。

“主,鸣狐来叫你起床了。”

“......”迟迟不见审神者的动静。

鸣狐贴在门板上侧耳细听,肩上的御狐也做着同样的动作。

(主人大人应该是没醒吧,里边都没有什么声音。)

御狐看着鸣狐。

(鸣狐要不要进去看看?)

“嗯。”

鸣狐对肩上的御狐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拉开门。

审神者睡觉并不老实,整个人倾斜着,两只手搭出被子外。

(哎呀呀,这样可是会感冒的。)

鸣狐把审神者的手放回被褥里。

然后一直维持着跪坐的姿势看着审神者。

(鸣狐不叫主人起床吗?)

鸣狐摇头。

“再等一下。”

他想多看看审神者。

一下也好。

审神者在现世是个学生,只有周六日才能回本丸。

只有周六日能在本丸,且大部分时间都被作业占去。

早上这段悠闲时间很是难得。

但御狐并没有这么想。

(鸣狐是不是太累了,毕竟刚从手入室出来。)

御狐从鸣狐肩上跳下,轻巧地落地,然后抬头看着鸣狐说。

它晃着引以为傲的蓬松尾巴,半眯着眼。丝毫没有注意到鸣狐变幻的脸色。


它的尾巴正扫着审神者的鼻子。

“搞什么......”审神者一把抓住在她脸上扫来扫去的毛茸茸的东西提起来。

狐狸的叫声响彻本丸。





——————分割线—————


药研藤四郎



“药研,”审神者裹着棉被看着眼前穿着短裤的付丧神,“你为什么要掀我被子。”

连声音都在抖着。

被冻的。

还带着一股强烈的哀怨。

“叫大将你起床啊。”药研走过来,带起一阵风。

审神者又把自己裹得更紧一些。

“可是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是冬天。我没有你们的那种耐寒性。”审神者鼓起腮帮子,“你们可是钢铁之身。”

“我们虽然是钢铁之身,可是钢铁也会感受得到寒冷,”药研在审神者旁边坐下来,看着她“只不过不会表现得太明显罢了。你看。”

他指着檐廊拐角处的堀川。

堀川正抱着几大床被子跑着。

后面跟着追着要拿回被子的新选组。

审神者的嘴角抽动了一下。

药研继续说道:“我们在冬天都是这么起来的,追完了身体也暖和了,自然就不想再睡觉。”

审神者忽然脑补到了整个本丸互相追着要回被子的场景。

简直是群魔乱舞。

“况且,盖着被子可是会更容易生病的。”药研的手趁势抓住被子一角。

“但我更宁愿窝在被窝里。”审神者死死抓着被子不撒手。

药研松了手,但脸越靠越近。

“药、药研,你在干什么?!”

药研的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有种温凉的触感。

药研闭着眼,似乎在想着什么。

“果然发烧了啊。”药研站起来。

“诶?”审神者没懂他在讲什么。

“用额头代替手背,能更好估计出温度。”药研晃着个小本子。

“这可是大将你给我的书上写的,连这都不记得了?”药研俯下身看着审神者,温热的气息扑到脸上。“这还真是烧到脑子了呢。”

审神者忽然觉得自己不发烧也该烧起来了。

脸烧起来了。




tbc


———————————————

P.S

感觉药总写得不太贴合性格啊……

似乎鸣狐也是......

总之希望看得开心( - w - )/~

评论(2)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