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菜不能吃【学业紧张长弧】

【fo前请戳】笔芯☆
最后一年了可能只能月更了对不起
【土下座】

这里不定时出产刀剑乱舞乙女相关

伪全员厨
三次元社障

经常墙头劈叉

学生党长弧中

不管是谁都希望能友好相处( ´▽`)

话题跳跃且能说超多话(似乎是这样)

非常希望能找到人聊天

【刀剑乱舞】关于大将变成了小孩子这件事

ooc有

药研x女审神者,微压切婶有

考前更新攒人品


没有剧情的纯糖


1.

药研在今天走去审神者房间叫醒她时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什么。



直到他翻开审神者在被子里裹成小小一团才惊讶的微微睁大了镜框后的眼睛。

“.......大将?”


小小的审神者轻哼了几声,用手遮住照到脸上的阳光,翻个身继续睡。



2.

审神者有起床气,不管是正常形态还是变成了小孩子。

“呜————”一个枕头直往药研脸上呼。


罪魁祸首侧身格挡,把枕头拿下并抓在手上,以免再遭枕头的暴击。


虽然没有多痛就是了。


审神者见自己身处下风,就放弃了把枕头要回的念头,转身往被子钻去,只留一张脸看着他。


一张带着未退的起床气和对陌生人的警惕的小脸。



3.

“该起来了,大将。”药研半低着身子,尽量放轻语气。



“不要。”得到的是一声奶声奶气的拒绝。


他把滑低的眼镜扶回原位,叹了口气。


好像口袋里有什么东西。他想起来是昨晚睡前没收的包丁的糖果。

“要是有这个呢?”


他把糖放到审神者手里,拉起审神者的另一只手,“我们出去逛逛。”


“嗯。”审神者看了手里的糖,重重地点点头。



小孩子太好骗了。


回头得给包丁带些点心才行。


药研看着他从包丁那偷拿的糖尽数进了审神者肚里。


4.

“你说主变成了小孩子?!”长谷部提高了音量。


“长谷部你冷静点,都吓到大将了。”药研安抚被吓得藏到他身后的审神者说道。


“到底是谁干的,把主变成小孩子这种......”长谷部攥紧拳头咬牙切齿。


然后就被外套的拉扯感停了话。


“要抱抱。”审神者仰头看着长谷部张开双手。



变成了小孩子好像也不错。


长谷部闻着审神者埋到他颈间细软的头发上和身上散发的淡淡的特有香味想道。



5.

“看来是大将昨晚偷偷拿了不知道谁藏在冰箱里的药水,”药研半跪下从矮桌拿起剩余残星半点的药剂的空瓶,“多半是当作了谁放的果汁吧。”


一旁被长谷部抱着的审神者对他的脸颊起了兴趣,伸了小手在颊上拍着,而后又慢慢摩挲,搞得长谷部有些痒。


“啊,找到了找到了。”药研把瓶子底面翻过来,有一张用胶布固定着的纸条,“这瓶药只有一天的期效,身心都会一起变回小孩子,大将估计到晚上就能恢复原样了。”


“那么,晚上变回来之前,”长谷部把扶在他肩上左顾右盼的审神者稍微抬起来一点,“就让主好好玩一会吧。”



6.

似乎是长谷部这个身高的视角对审神者来说很新鲜,药研愣是劝了半天也没能让她从长谷部的手臂上下来。


“能让主以如此可爱的姿态坐在我的手臂上,已经是极大的荣幸。”长谷部顺手摸了摸审神者的发顶,笑着说。


“那么主想要去哪里玩呢?”


7.

(小)审神者乘坐梦幻坐骑长谷部游本丸·达成


8.

粟田口部屋内,短刀们围着小小的审神者围得里一圈外一圈,几乎就要把她淹没在中心。


“我能摸摸脸么?!主公的脸看起来就像软软糯糯的糯米团子一样!”


“要糖。”审神者嘴里还含着药研给的棒棒糖,说话有些含糊不清。


于是审神者抱着满怀的糖果零食,脸被短刀们摸了个遍。


审神者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顿了顿嚼着奶糖的腮帮子。


她茫然无措地往四周望着。


看不到药研。


“唔.......”当即就有豆大的泪从眼里涌出来。


见审神者突然哭出来,急坏了一众短刀和长谷部。


“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哭出来了?怎么办?”短刀们有些措手不及。


小老虎们自觉地跑去蹭审神者的脚尖,但毫无作用。


“大将,怎么了?”药研穿过短刀们的包围圈,半蹲下来与审神者平视。


“.......”审神者只是低头扁嘴,半响才低低吐出几个字,“因为.......有东西要给药研。但是药研不在。”


说着就从臂弯里满满当当的糖果里左挑右选了一个最漂亮的一颗,放到药研手心里。


接着就小碎步跑到长谷部腿边让他继续抱起她。


9.

药研在审神者的监督下,把她得到的糖果点心一件件完好地收进了储物盒里。



10.

下一站是万屋。


在万屋自然就不能像在本丸一样轻轻松松坐在长谷部手臂上行动了,审神者就在一手攥着长谷部长风衣下摆的一角另一手被药研牵着的情况下逛起了万屋。


万屋里的人还是挺多的,看见这番景象也纷纷侧目,看着这位小小的审神者屁颠屁颠地蹦蹦跳跳。


药研和长谷部也有些意外。平常的审神者几乎不会搞出什么比较大幅度的动作,让她好好锻炼跑步也只会大跨步走路。简直就是明石的翻版。


这样蹦蹦跳跳的审神者实属少见。


11.

审神者能走丢也实属少见。


12.

在采购好需要的东西后,药研和长谷部的手里都是抱着大物件,没有空闲出来的手再去牵审神者。


一扭头,审神者不见了。



13.

他们发现审神者时,审神者在坐在长椅上手里杵着不知道哪位送的冰激凌昏昏欲睡。


头越来越低。


越来越低


头杵冰激凌里去了。



14.

到了睡觉时间,审神者被药研哄进了被窝。


“半夜可不能偷吃糖。”他把审神者手心里偷偷攥着的糖果扣出来,放到桌子上。


“要故事。”审神者把半张脸埋进被子里,一双眼睛满怀期待地看着他。


“好好好。”药研把被子掀开一角,坐进去。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魔女小姐……”



“.......”

审神者睡着了。


药研刚想走开,却发现袖边被审神者拽着。


笑着叹了口气。


“那就和大将睡一晚吧。”


他在审神者唇上啄了一下,盖上被子。


“晚安。”


——————end——————

(考试要过考试要过考试要过)

(重要的事说三遍)

【刀剑乱舞】谁说敌婶不跨年的给我站出来!


 

 

大概是敌方审神者x刀男

黑化有

大量ooc

 

敌方审神者和跟着她们的刀男一起跨年的段子

 

19年第一篇粮( ´▽`)


 

 

—————————————

 

三日月宗近

 

 

“已经一年了啊,时间过得真快啊,哈哈哈。”

 

你和三日月踏着新年夜的寒风走往驻点的路上,生着暗色鬼角的平安刀冷不防抛出一句话,割破了这寂静。

 

“嗯……”

 

抬头看着呼出的白气在空中飞快逝去,拢紧身上不多的衣物,继续走着。

 

离开本丸已经有一年了啊。

 

“小姑娘顾虑太多可是不好的啊,哈哈哈。”

 

他手搭上你的肩,把你搂得靠近了些,带着让人安心的暖意。

 

风小了些。

 

“那么,新的一年,小姑娘的业绩也要好好加油啊哈哈哈。”

 

“......”

 

“三日月你不要再揭我转行业绩还低的底了……”

 

 

 

 

——————————

 

加州清光

 

 

“主人新年快乐啊。”

 

那对赤色的眸子看着你,带着笑意。

 

“啊头发乱了,让我帮你稍微弄弄。”

 

修长有力的手指掠过发丝间,长久的停留。

 

“果然把主人神隐是个正确的选择呢。”他笑道。

 

“这样就不会有别人抢走主人了。”

 

 

 

————————————

 

鹤丸国永

 

 

 

“......”噗。

 

在走出房门没伸完今年第一个懒腰就受到了雪球攻击。

 

“新年就意味着新的惊喜呢!”浑身雪白的鹤从摇摇欲坠的房梁上倒挂下来。

 

“鹤—丸——国———永————!”

 

你迅速低下身子在积了不少雪的地上揉出一个雪球。

 

然后猛的一掷。

 

完美命中了房梁。

 

然后完美撼动了上边的积雪。

 

 

哦豁,完蛋。

 

 


 

 

 

—————————

 

一期一振

 

 

“谨贺新年,这是您的。请拿好。”

 

你接过眼前水色头发太刀递来的压岁钱。

 

“咦?感觉有点不对......?”

 

付丧神自然是有灵力的,可付丧神给的压岁钱还有灵力这就奇怪了。察觉到周围灵力的不对劲,你向四周张望。

 

方才还在不远处啄食嬉戏的两只雀连带着它们打闹的痕迹一起消失了。

 

除了眼前微微笑着的御物太刀以外,已经没有任何生物的踪迹。


“一期?”


他还是笔直地站在那,如沐春风的笑容让人觉得他什么也没做一样。

 

你心想不妙,愣在原地飞速思考如何脱出他的灵力结界。

 

 

你听到他唤你真名。

 

接着的是一阵低沉快速的咒文。

 

被神隐了。

 

你看着他一反以往谨慎礼貌的态度,把你深深埋进他的怀抱里。

 

“一直想要将您据为己有.......终于做到了。”

 

 

 

——————————————

 

大俱利伽罗


 

虽说新年的钟声已经响了,年夜饭也给吃了,红白歌会也给看了.......

但就是没有互相祝贺新年。 

以大俱利的性格,让他好好说新年快乐是件难事。更何况处在室外室内一片寂静的尴尬场面中。

让他说新年快乐就相当于让歌仙爆粗口话一样难。

“........”


“.............”


“......”

 

“.......................”

 

 


于是你在这寂静中抱着靠枕乖乖睡着了。

 

一觉睡了两年()。

 

 

 

 

 

 

 

——————end——————

占tag抱歉

有没有婶婶想要扩列的.......(小声)


在下面评论我私信给你QQ号(超小声)

【刀剑乱舞】审神者她被背起来了


*大量ooc

*文笔垃圾

*短小


自己码来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


一期一振



“失礼了,”一期一振拉开幛子门,“主君在......原来在这里啊。”


审神者躺在熟睡的短刀们中间,睡得四仰八叉。


这种天气正是最适合午睡的。就连一贯不肯老实午睡的审神者都放下了以鹤丸国永为首所领导的掀翻本丸大业,钻到短刀们中间躺平睡下。


光从廊沿边跃进屋里,映亮了审神者睡得起了红晕的脸颊。


光线太亮了。


审神者在睡梦里哼哼几声,把脸埋进臂弯里。


他看着审神者这般糟糕的睡相,轻叹一口气。


绕过扎堆趴在榻榻米上的弟弟们,在审神者旁边停下,单膝蹲下来,把审神者扶到背上,调整姿势,站起,越过地上熟睡的弟弟们走到门边,把幛子门轻声关上。


动作完成得熟练且迅速。简直让人怀疑他是否还保留着一如弟弟们的机动没发挥出来。

“哦哦哦哦一期你这机动是短刀吧!!”倘若鹤丸国永在场,定是会说出这一番话来的——但此刻除了他和睡死的审神者以及一众熟睡的粟田口短刀再无他人。


一期一振走在走廊上,往审神者的书房走去。


审神者不是很重,很轻松就能背起来。


似乎还处在半梦半醒的状态,审神者额头靠在一期的肩上,当成了枕头不断蹭着。脑侧的发丝垂下来,扫着有些痒,能闻到她常用的洗发水的味道,夹杂着淡淡的、被晒过的被子的阳光味道。


这一切都让人如此舒心—————




个鬼嘞。




那天晚上审神者在一期监督下赶着文件赶到了半夜,作为平日不好好工作、踩了死线还敢跑去悠闲睡午觉的惩罚。



正所谓报应皆有因果。



——————————————————

不动行光



周围只能看到耀眼的火光,灼烫的热浪侵袭鼻腔。


不动正快步穿梭在长廊间,焦急地寻找着那个身影。


木质结构已被燎烧得发脆,承受不住上方重物的压迫,发出即将碎裂倒塌的咔咔声。



审神者还在本丸里。



他有些烦躁,这让他想起不好的东西。

本能寺的大火、那个男人的死。



“找到了。”

他把烧得残缺的幛子门踢到一边。

“嗯?”


审神者以无力跌坐在地上的姿势仰头看着他,脸色很是糟糕。


“总之先从这里出去,”他拉过审神者,“抓稳了!”


前主在火灾中死亡,现主也在火灾中死去。他不想让这种事情发生,一点也不。




“安全了......”审神者看着已经烧成焦炭的本丸,大口喘着气。



“那么,交代一下你是怎么去拿个点心就把厨房炸了的过程吧,不动。”





—————end—————



其实原本是想写六把刀的......可写到一半就开始卡文了,最后删删改改就只留了两振(>﹏<)

【刀剑乱舞】别拦我我不吃我要减肥

婶婶想要减肥却反被刀男人们喂胖了的故事


ooc有

文笔不好见谅






审神者的房间里传来了少见的能够穿墙的惊呼声。


审神者低头看着体重秤上的数字,揉了几遍眼睛确定眼睛并没有出问题。


然后蹲下来,抱住膝盖。


“果然心理准备还是没有做足么这也是应该的啊毕竟上一次称体重是很早以前了但是长了这么多是不是最近吃太多了还是少吃点好吧话说好像这么久了身高好像还是没什么变化……”


......如此念叨起来了。



“请问发生什么事了?”


端了兔子形状的苹果准备给审神者稍微放松一下的一期闻声拉开幛子门,审神者捂脸蹲在地上,外室的阳光照进来使得她头顶黑云下的阴影更明显。


“看来您有些烦恼呢。”


“......”审神者捂脸没回答,一期瞥到她脚边的体重秤。



一期拉开幛子门,轻声走出去又轻轻拉合上门。



审神者满脸黑气地抬起头,瞟到了近侍放在桌上的兔耳苹果。


“先把苹果吃完再减吧……不能浪费,对,浪费食物不好。”




与此同时,本丸里另一个房间。


“现在紧急召开近侍待定人员会议,”一期一振把手撑在矮桌上撑成塔型,“关于主5分钟前的反常举动。”


.....


“减肥?这可真是吓到我了。”鹤丸在听完一期一振的口头报告后第一个发声。


“主并没有胖到需要减肥的地步吧,只是我做的料理吃的多再加上锻炼不够而已......但还是很可爱的。是吧长谷部君?”光忠看向长谷部。


长谷部皱眉,手指抵着下巴,张口:“主的锻炼不够么……在我长谷部担任近侍时会动用全力,让主有充足的时间活动。”

然后一脸自信地握紧拳头宛如坚信审神者会因此而高兴起来地飘起樱花来。


“那我就和烛台切一起制定大将的菜谱。”药研斜眼看了一下不知在自顾自的想什么导致自己樱吹雪的长谷部,单手扶起滑到鼻尖的眼镜。


“一切以主的健康为优先。”


“那么散会。”







今天的近侍是长谷部。


审神者开始了艰辛的减肥历程。

“长谷部,我今晚不吃晚饭了,顺便通知一下光忠不用多做我那份的甜点了。待会还有好多公文要处理。”

审神者在把下午安排的工作完成后抬起头对埋头苦干的近侍说道。


近侍的手顿了一下,抬头,转而又继续书写文件。

“遵听主愿。”





“我回来啦—————诶?”

本该坐在矮桌前整理文书的近侍此刻不见人影。


溜达完本丸一圈回来的审神者表示吃惊。

在翻看完桌子上摞得整整齐齐让人忍不住想弄乱些的文件后,审神者只得出一个结论————


长谷部善心大发爆肝把自己的公文一起写完了。


感觉自己今天得到了神之眷顾的审神者扑到榻榻米上不停滚。

最后一边带着笑一边捂着长条形抱枕睡着了。



当审神者出现在饭桌上时,一期和光忠互相递了个眼神,并在桌下给坐在他们俩中间的长谷部比了个good jod 的手势。



审神者的碗里不断增加着长谷部和光忠夹到碗里的菜。

而且不断突破新高度中。


最后已经达到了审神者鼻子高的惊人高度。

“好孩子可不能挑食,要帅气地把这些全吃完啊。”

罪魁祸首之一的光忠撂下这句话后就把皱着眉头往嘴里塞晚饭的审神者留在了餐桌上。


审神者的背影坚毅而沉重。



审神者计划大失败。






“唔......”

拼命踮起脚尖,伸直了手,审神者觉得自己的这小身板已经拉伸到极限了。

但和柜子上的果酱瓶还是差了一大截距离。


果酱被一只手取了下来,放到了审神者手里。

鹤丸弯腰笑着悄声说,

“记得小心点别让光仔发现了。”

“个子高真好啊。”审神者抬头望着鹤丸的头顶,感叹道。


听见这话,正要走开的鹤丸又折返回来。

“正是如此主你才要多吃点才能长高啊,减肥了就没有办法有足够营养去长个子了。”

审神者点头。

“光仔那个海拔的视野很好对吧,”鹤丸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个大福,塞进审神者嘴里,“所以啊,要长个子就要好好吃饭,不要减肥了。”


不远处躲在门后的烛台切对鹤丸比了个good jod。


审神者,失败。





零食是减肥路上的巨大障碍。于是审神者忍痛把自己瞒着近侍在房间里偷藏的一大袋零食全送给了小短刀们。


审神者坐在廊下望着池水里的鱼,百无聊赖。

几片落叶轻点水面,涟漪扩散。

手边还放着秋田适才送的金平糖。


虽说是绝对禁止零食,但是秋田小可爱这么满怀期待地递过来怎么可能有不接的道理!

“抱歉我不吃谢谢了”这种丧失人类道德的话怎么可能说得出口!


如此想着审神者一手抓了三两颗糖丢进嘴里。





第二天五虎退畏畏缩缩地把一串丸子伸到审神者面前时,审神者的内心是在“为什么要让我发胖”和“退退怎么这么可爱啊啊啊啊”这两个状态间横跳的。


看起来捂嘴腆笑实则内心狂笑撞墙。


最后还是接过团子咬了下去。





药研端着羊羹出现在审神者面前。


审神者面无表情地接过嚼了几口吞下。

内心丝毫波澜不惊。


“大将。”

“嗯?”

“这是准备给秋田他们的羊羹。”

“.......”


于是今天的近侍目睹了审神者抱着抱枕翻滚狂哭的样子。



审神者计划大失败







从审神者宣布要减肥以来,在本丸的刀剑男士的帮助下,成功地增胖了。


但审神者不会知道。


她的体重秤一早就被长谷部一伙人毁尸灭迹丢到了不知那里喂敌短去了。









————end————



【鸣狐婶】闻得到这茶味吗


(一)

 

 

企划更文

(深夜暴更复健)

文笔渣不适请左上角

是自设自家婶有名字不适也请左上角

 

踩着死线更新

 婶是开茶馆的

 



 

 

 

正是半夜,夜里一点。

 

木质外观的茶馆里一盏水银灯亮着。

 

千搬了高凳坐在柜台前咬笔头为这个月茶馆里的账单发愁。

 

数字在账本上开始摇晃,继而开始扭曲。把账本合上挪到一边,端起手边已经温凉的茶啜了一口。

 

哪个杀千刀说的大半夜写数学有奇效的。

 

她望天然后像把怨气吐出来一般叹了口气。

 

店外似乎有什么东西。只有一盏灯亮着,只能模模糊糊看到有什么东西在窗外移动。

 

慢步挪到门前,眯眼认出了窗前的来物。

 

是一位戴着面具的青年,遮住了下半部分的脸。......而且还趴在窗玻璃上。

 

千把刚刚准备放下的扫帚又握紧了些。

 

窗外那位白色短发的男子走进来,微微鞠躬,在其中一张位子坐下。

 

“一杯咖啡。”

 

“真是出乎意料啊,还会有客人在深夜光临小店。”

 

千转身到柜台调制咖啡,并不动声色把扫帚放在一边。

 

 

 

把咖啡端给那位奇怪的客人之后,千就躲到柜台后继续算她的账去了。

 

完全不能专心算数......

 

千趴在柜台后探出一双眼看着唯一的客人。

 

他的咖啡似乎还没动过。

 

于是又低头在账本上写画。

 

过了几分钟后又抬头看看。

 

还是没有喝。

 

......

 

在千如此循环了几遍后终于被睡意打败。就地趴在柜台上睡着了,发出微弱而均匀的呼吸声。

 

 

 

醒来时已是第二天,千把脸埋进臂弯里,避开光线对眼皮的骚扰。

 

然后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往身边望去。

多了一个大活人。

 

“早。”鸣狐招手。

 

“......早.....不对我昨晚睡着了???”

 

“是的。”

 

 

 

 

“我实在是太失礼了居然这种时候睡着,”千蹦起来猛虎落地式道歉,“咖啡钱就免了,都这么早了要不要一起吃个早餐?”

 

“.....”

 

“作为您陪了我这么久的赔礼。”千补充。

 

“嗯。”

 

 

 

 

煎得金黄的鸡蛋和面一起端上,千坐到鸣狐对面,空了一晚上的肚子让她急急动筷。

 

“你不吃么?”千嘴里含着一口面问道。

 

“......”

 

“......我是血族。”

 

 

 

“......是哦。”

 

 

 

 

 

 

 

—————tbc————

 

爬回去学习了 

 

 

【刀剑乱舞】姑娘,你家本丸进敌婶了


(四)

段子向
搞笑向

关于皮皮敌婶穿越到审神者身上的小故事

(一)(二)(三)见评论指路~











56.

这几天时政开联队战了。

辣鸡时政,毁我咸鱼生活。


57.

我在被拎着后领拖进联队战的战场时,完完全全没有注意到周围审神者的衣物。

直到我传送进去后,一切都晚了。


58.

这雪飘的真猛。

我还穿着夏天的轻薄衣服。

打了一阵寒战。


59.

“一期,”我叫领队的近侍。

“有什么事么?”他走在一队粟田口的短刀最后,离我不远。

“天这么冷,你不热么。”


“.......”

60.

在几秒后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转过身去似乎在解下身上的东西。

“这样应该能让您好受些。”

他把印着刀纹的披风搭到我肩上,并扯紧了些。


这是认为我冷到精神错乱了吧,是吧。
我只是想回去啊喂!!



61.

总之先熬过这一次。

然后钻到本丸里某个角落。
虽然说最后还是会被抓到,但拖的一阵是一阵。

我不想跟着出阵。

我想咸鱼在本丸。

谁规定的审神者一定要跟着刀剑男士出阵啊!!!

我丫回去了要领枪爹跑到总部挟持那个杀千刀的。


62.

先不说这个。

真tm的冷。



63.

总之终于结束战斗了。

他们身上都挂着些血,不只是自己的,还有对面的。

看着可爱的短刀们腿上的划伤我就心疼。深一道浅一道的。

64.

对面枪爹死无赖!戳我小短裤!

下回要暗搓搓跑去他们总部搞事情。不然不解气。

我就这么想着一边用手蹭着秋田的脸上的划伤。

脸好软好滑———

“我没事的请您不要这样。”秋田苦笑着说。


65.

距离我不远的一期投来了非常不友好的视线。

不用眼睛确认我都已经可以想象出他脸上笼着的黑气。



66.

走出传送阵后我回头一看。

????

伤呢?

衣服的裂口呢????


67.

看着一脸惊讶的摸着秋田的脸的我,一期叹了口气。

“您是没有认真听狐之助的讲解么?”

并把我搭在秋田脸上的手扒开。

我用了不少劲才多停留了几秒。

然后就被狠生生离了秋田嫩滑的小脸而去。




是恶魔没错了。





68.

到活动结束,我还是没能接到新来的短刀。


69.

“药研,我啊—————”

药研给我递了一张纸巾。

“噗。”

剩下的喷嚏被摁在了纸巾里。

“你说说,我怎么就进去吹个冷风就感冒了呢。”

那张被我擤过鼻涕的纸巾被我揉成团呈抛物线丢进了垃圾桶里。


70.

“天理难容啊———”

“老天不让我接新刀啊————”

我从堆成山的被褥里翻身坐起。

然后就被药研给摁了回去。

“先好好把药喝了。”



71.

“哟。”

鹤丸从幛子门后探头出来,左右确认了没有其他人在之后松了一口气走进来。

“听说感冒了去晒会太阳会有奇效,要不要来试看看啊!”他朝我伸出手。

我盯着被映亮了的天花板想了一会。

鹤丸发亮的整张脸在我视线范围的角落晃着。

从这一动作就可以看出来他是多想带我出去玩了。
拒绝了也不太好。

干脆就跟着去吧。

“好啊。”我借力从被褥里起来。



72.

于是我们站在了房顶上。

瓦片被太阳晒得发暖。赤脚踩在上面很舒服,躺在上面也应该会感觉不错。

躺着真的好舒服。



“要不要在这上面睡一觉?”鹤丸在我旁边盘腿坐下。

“嗯,记得叫我起来。”我蜷身闭眼。


73.

我是被瓦片烫醒的。

抬头看了眼太阳,确定已经是下午。

没想到我居然睡的这么熟。

从屋檐跳下后成功吓到了坐在廊下休息的清光。

蜷在他膝上的小老虎受惊跑到了别处。

“啊........”


74.

清光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像是吓到了。

“我脸上有什么吗?”

“变黑了。”



75.

“为什么不叫我起来,嘶,涂轻点啊。”

“好好,知道了。”鹤丸用棉签蘸了药,继续抹脸。

因为鹤丸忘记叫我,我晒伤了。

大夏天的太阳就是烈。

为了把仇还回去,我去找了他给我涂药。

后日的大仇未报,先从涂药开始。

让他知道我被晒的有多痛。


76.

我在涂完药后还掐了他的背一把。

要抓住各种机会还回去这仇。



77.
半夜还有蝉在叫着,一天未停。

一期的房门被拉开了一道可供人侧身通过的缝隙。

不到一分钟,房门被缓缓合上。

我走在走廊上,半夜微凉的风吹到脸上。

......不说这些

我拿到一期睡前没收的小说了。


78.

不是,我没有沉迷小说。

只是在那姑娘房里发现了这本,就随手拿起来看了。

不得不说这姑娘选书挺有一手的。

睡前我还在看,然后理所当然的被一期以防止自己半夜偷看为理由给收了。


79.

把书翻了翻,找到被没收前看到的页数。

还有一小段路就到房间了。


80.

“半夜出来这是要做什么呢?”

来了,我最怕的声音。

“一、一期........”我把书藏到身后。

“我只是出来吹风而已,哈哈哈。”

“您的书已经藏不住了。”

妈耶,被发现了。

81.

我深吸一口气,悄悄把步子往后移。




然后就是撒开脚丫子猛跑。

只要我跑得够快,一期就追不上我!!



82.

我跑到了本丸的房梁上,怀里还抱着本小说。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两三步跳上这里的。

估计是所谓潜能能逼出来吧。

拜此所赐我也能好好看书了。


83.

心满意足看完了。

该准备下去了。




下去了……


84.

跳上来时没有注意到,居然这么高.......


认命吧,一期还在下面。

85.

最后在凌晨被早起的巴形抱了下来。


以及体验了一期的专人说教一整天。




——————end—————




【人鬼共处基本法】

招人啦!强邀各位沙雕(?)进来玩耍!
每月一更完全不肝!各位婶婶也是超级温柔的!

顺带指路一下企划主页
@《人与血族共存公约》 

【刀剑乱舞】我不是我没有你胡说



ooc有
审神者躲各种半夜查岗的段子

———————————————








审神者手里攥着手机,低头看着桌面上的反光。
一期一振把整理好的文书放到一旁,把水笔盖上笔盖,抬头。
“您最近似乎经常晚睡,为了您的作息健康,请允许我私自开启寝当番。”

???

手机还亮着,显示在游戏中。审神者掐掉屏幕,机械一般缓缓抬头。
“一期哥你在说什么?我没戴眼镜听不清。”

“您的眼镜还在脸上。”

“.......哦。”

“一期哥你开寝当番什么意思??”

一期两手十指顶部合成塔尖的形状,如沐春风笑着。

“监督您的夜晚作息。”

审神者打了个寒战。
这笑里藏刀,藏了把大太刀。










一期一振

睡前被收了手机。
因为自己乖乖就范没耍什么小聪明很欣慰。
“那么祝您一夜好梦。”
俯下身撩起额前的刘海,在上面印下一个轻吻。
可以闻到他衣服和身上带有的淡香,带着薄薄的暖意。

拉门上映着影子,渐渐的拉长远去。

松了口气,审神者把盖到颈脖的被子掀开,翻身坐起。


然后从睡衣的松紧带处摸出了另一台手机。



成功





鹤丸国永

哄审神者睡觉丝毫不含糊,在看到她呼吸均匀后很满意的勾起嘴角。
轻手轻脚的拉开门,在最后拉上时还往这看了一眼。

审神者小心翼翼地睁开一只眼观察四处动静,在确认安全后伸手在枕头下摸出手机。


“哟,主。”
审神者手一震,手机掉了下来,蹭着脸滑下来。
荧屏的微光映出一张脸。



失败






大俱利伽罗


虽说嘴上很烦要监督审神者睡下,但还是好好的完成了,尽力让自己走出房间时不出什么声音。

还很上心的守在审神者房门前。
会不时偷偷拉开条缝往里边看。
然后周围有声响会很警惕的左看右看,在确定没有什么人后会忽然反应过来。
于是又像下了决心一样把门拉上扭头看月亮。
但最后又控制不住自己把门给拉开。

如此循环了一整晚。

想玩手机的审神者也心惊胆战了一整晚。



第二天审神者和大俱利都顶着一对熊猫眼。



失败




三日月宗近

给审神者捋好被子后就回自己房间睡下了。

“嘛,因为是老爷爷了啊。”

一晚上都没来查岗过。


成功





药研

半夜来查房时看到了审神者被子里透出来的亮光。

“大将?”

被子里的亮光没有熄。

他掀起被子,戴着耳机的审神者吓得吸了一口冷气。

然后僵住,在手机即将被没收的绝望中闭上了眼。

他把审神者的耳机取下,手指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
“大将这样很伤身体的,今晚就由我来监督大将了。”


于是和审神者挤着一个床铺睡了一晚

失败但是似乎在某方面赢了





山姥切国广

只要被被摘被被,游戏算啥。手机算啥。

审神者一直想着用半夜不玩手机换一次切国摘被单。

于是就一直攥着手机想着。
硬是握着手机一晚上出了汗也没敢问出来。


失败






————————end—————



【刀剑乱舞】打雷与审神者

@叛逆的咸鱼 咸鱼的点文~

药研x审神者 注意
ooc有
文笔差
超级短小的小甜饼
复健中



1.
这个本丸的审神者是很大胆的。

天不怕地不怕,上可偷偷溜进溯行军总部掳敌方苦无,下可深夜一人看恐怖片。

也可以说是作天作地。

比本丸里的鹤丸国永还皮的那种。



2.
棉质的黑色袜子踏着走廊的木质地板,急促沉闷的响声。

“药研,你要去哪里呀?”乱从拉开的门缝里探出头,暖金色的长发垂下来。

“啊,去马厩那。”

“不会主又......”

药研扶起滑下来的镜框,苦笑。

“是啊。”


3.
走到马厩附近就能听见审神者的声音,似乎是在安抚马。

似乎还和马相处的不错。

药研是抱着这样的想法踏进马厩的。

然后就被审神者那神奇的站位给吓得镜框滑到鼻梁底。




审神者两只脚各踩着一个桶,微微往前倾着身子往小云雀那伸胡萝卜。



那两只桶是收集马粪的。





4.
昨天审神者一时兴起跑去马厩帮忙喂马,被马喷了一脸。药研去拉着她回来的。

今天审神者尝试走屋顶,一脚踏空掉进马厩的马粪桶里。也还是药研去领。


5.
“大将。”药研撑着下巴歪头看着审神者。

“嗯?”审神者停下擦头发的动作,扭头看他。

室外的光从侧面映射来,镜片闪着银光。

“......没什么。”

“先不说这个,大将现在应该挺累的吧,要不要膝枕?”



6.
今天 雷雨

宜 内番 做乌冬面 处理公文


7.
审神者今天一改以往爱搞事的脾性,缩在房间里。

太反常了。

实在太反常了。

“大将?”药研站在缩成一团的审神者面前,俯下身。

“.......”审神者从抱紧的双臂里露出双眼。

8.
审神者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打雷是死穴。

9.
审神者感觉到头顶传来温热。

“我是个在战场长大的刀,不太清楚该怎么哄人......”药研挠挠脸,“这样行么。”

“我会陪在大将身边的。”

10.
审神者不会再在雷雨天里独自缩着了。

药研陪着她,不必害怕。


—————end——————

讲真我觉得写篇给咸鱼真的好内疚啊……自我感觉写的很不好
【土下座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