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菜不能吃【学业紧张长弧】

【fo前请戳】笔芯☆
最后一年了可能只能月更了对不起
【土下座】

这里不定时出产刀剑乱舞乙女相关

伪全员厨
三次元社障

经常墙头劈叉

学生党长弧中

不管是谁都希望能友好相处( ´▽`)

话题跳跃且能说超多话(似乎是这样)

非常希望能找到人聊天

【刀剑乱舞】别拦我我不吃我要减肥

婶婶想要减肥却反被刀男人们喂胖了的故事


ooc有

文笔不好见谅






审神者的房间里传来了少见的能够穿墙的惊呼声。


审神者低头看着体重秤上的数字,揉了几遍眼睛确定眼睛并没有出问题。


然后蹲下来,抱住膝盖。


“果然心理准备还是没有做足么这也是应该的啊毕竟上一次称体重是很早以前了但是长了这么多是不是最近吃太多了还是少吃点好吧话说好像这么久了身高好像还是没什么变化……”


......如此念叨起来了。



“请问发生什么事了?”


端了兔子形状的苹果准备给审神者稍微放松一下的一期闻声拉开幛子门,审神者捂脸蹲在地上,外室的阳光照进来使得她头顶黑云下的阴影更明显。


“看来您有些烦恼呢。”


“......”审神者捂脸没回答,一期瞥到她脚边的体重秤。



一期拉开幛子门,轻声走出去又轻轻拉合上门。



审神者满脸黑气地抬起头,瞟到了近侍放在桌上的兔耳苹果。


“先把苹果吃完再减吧……不能浪费,对,浪费食物不好。”




与此同时,本丸里另一个房间。


“现在紧急召开近侍待定人员会议,”一期一振把手撑在矮桌上撑成塔型,“关于主5分钟前的反常举动。”


.....


“减肥?这可真是吓到我了。”鹤丸在听完一期一振的口头报告后第一个发声。


“主并没有胖到需要减肥的地步吧,只是我做的料理吃的多再加上锻炼不够而已......但还是很可爱的。是吧长谷部君?”光忠看向长谷部。


长谷部皱眉,手指抵着下巴,张口:“主的锻炼不够么……在我长谷部担任近侍时会动用全力,让主有充足的时间活动。”

然后一脸自信地握紧拳头宛如坚信审神者会因此而高兴起来地飘起樱花来。


“那我就和烛台切一起制定大将的菜谱。”药研斜眼看了一下不知在自顾自的想什么导致自己樱吹雪的长谷部,单手扶起滑到鼻尖的眼镜。


“一切以主的健康为优先。”


“那么散会。”







今天的近侍是长谷部。


审神者开始了艰辛的减肥历程。

“长谷部,我今晚不吃晚饭了,顺便通知一下光忠不用多做我那份的甜点了。待会还有好多公文要处理。”

审神者在把下午安排的工作完成后抬起头对埋头苦干的近侍说道。


近侍的手顿了一下,抬头,转而又继续书写文件。

“遵听主愿。”





“我回来啦—————诶?”

本该坐在矮桌前整理文书的近侍此刻不见人影。


溜达完本丸一圈回来的审神者表示吃惊。

在翻看完桌子上摞得整整齐齐让人忍不住想弄乱些的文件后,审神者只得出一个结论————


长谷部善心大发爆肝把自己的公文一起写完了。


感觉自己今天得到了神之眷顾的审神者扑到榻榻米上不停滚。

最后一边带着笑一边捂着长条形抱枕睡着了。



当审神者出现在饭桌上时,一期和光忠互相递了个眼神,并在桌下给坐在他们俩中间的长谷部比了个good jod 的手势。



审神者的碗里不断增加着长谷部和光忠夹到碗里的菜。

而且不断突破新高度中。


最后已经达到了审神者鼻子高的惊人高度。

“好孩子可不能挑食,要帅气地把这些全吃完啊。”

罪魁祸首之一的光忠撂下这句话后就把皱着眉头往嘴里塞晚饭的审神者留在了餐桌上。


审神者的背影坚毅而沉重。



审神者计划大失败。






“唔......”

拼命踮起脚尖,伸直了手,审神者觉得自己的这小身板已经拉伸到极限了。

但和柜子上的果酱瓶还是差了一大截距离。


果酱被一只手取了下来,放到了审神者手里。

鹤丸弯腰笑着悄声说,

“记得小心点别让光仔发现了。”

“个子高真好啊。”审神者抬头望着鹤丸的头顶,感叹道。


听见这话,正要走开的鹤丸又折返回来。

“正是如此主你才要多吃点才能长高啊,减肥了就没有办法有足够营养去长个子了。”

审神者点头。

“光仔那个海拔的视野很好对吧,”鹤丸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个大福,塞进审神者嘴里,“所以啊,要长个子就要好好吃饭,不要减肥了。”


不远处躲在门后的烛台切对鹤丸比了个good jod。


审神者,失败。





零食是减肥路上的巨大障碍。于是审神者忍痛把自己瞒着近侍在房间里偷藏的一大袋零食全送给了小短刀们。


审神者坐在廊下望着池水里的鱼,百无聊赖。

几片落叶轻点水面,涟漪扩散。

手边还放着秋田适才送的金平糖。


虽说是绝对禁止零食,但是秋田小可爱这么满怀期待地递过来怎么可能有不接的道理!

“抱歉我不吃谢谢了”这种丧失人类道德的话怎么可能说得出口!


如此想着审神者一手抓了三两颗糖丢进嘴里。





第二天五虎退畏畏缩缩地把一串丸子伸到审神者面前时,审神者的内心是在“为什么要让我发胖”和“退退怎么这么可爱啊啊啊啊”这两个状态间横跳的。


看起来捂嘴腆笑实则内心狂笑撞墙。


最后还是接过团子咬了下去。





药研端着羊羹出现在审神者面前。


审神者面无表情地接过嚼了几口吞下。

内心丝毫波澜不惊。


“大将。”

“嗯?”

“这是准备给秋田他们的羊羹。”

“.......”


于是今天的近侍目睹了审神者抱着抱枕翻滚狂哭的样子。



审神者计划大失败







从审神者宣布要减肥以来,在本丸的刀剑男士的帮助下,成功地增胖了。


但审神者不会知道。


她的体重秤一早就被长谷部一伙人毁尸灭迹丢到了不知那里喂敌短去了。









————end————



【刀剑乱舞】打雷与审神者

@叛逆的咸鱼 咸鱼的点文~

药研x审神者 注意
ooc有
文笔差
超级短小的小甜饼
复健中



1.
这个本丸的审神者是很大胆的。

天不怕地不怕,上可偷偷溜进溯行军总部掳敌方苦无,下可深夜一人看恐怖片。

也可以说是作天作地。

比本丸里的鹤丸国永还皮的那种。



2.
棉质的黑色袜子踏着走廊的木质地板,急促沉闷的响声。

“药研,你要去哪里呀?”乱从拉开的门缝里探出头,暖金色的长发垂下来。

“啊,去马厩那。”

“不会主又......”

药研扶起滑下来的镜框,苦笑。

“是啊。”


3.
走到马厩附近就能听见审神者的声音,似乎是在安抚马。

似乎还和马相处的不错。

药研是抱着这样的想法踏进马厩的。

然后就被审神者那神奇的站位给吓得镜框滑到鼻梁底。




审神者两只脚各踩着一个桶,微微往前倾着身子往小云雀那伸胡萝卜。



那两只桶是收集马粪的。





4.
昨天审神者一时兴起跑去马厩帮忙喂马,被马喷了一脸。药研去拉着她回来的。

今天审神者尝试走屋顶,一脚踏空掉进马厩的马粪桶里。也还是药研去领。


5.
“大将。”药研撑着下巴歪头看着审神者。

“嗯?”审神者停下擦头发的动作,扭头看他。

室外的光从侧面映射来,镜片闪着银光。

“......没什么。”

“先不说这个,大将现在应该挺累的吧,要不要膝枕?”



6.
今天 雷雨

宜 内番 做乌冬面 处理公文


7.
审神者今天一改以往爱搞事的脾性,缩在房间里。

太反常了。

实在太反常了。

“大将?”药研站在缩成一团的审神者面前,俯下身。

“.......”审神者从抱紧的双臂里露出双眼。

8.
审神者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打雷是死穴。

9.
审神者感觉到头顶传来温热。

“我是个在战场长大的刀,不太清楚该怎么哄人......”药研挠挠脸,“这样行么。”

“我会陪在大将身边的。”

10.
审神者不会再在雷雨天里独自缩着了。

药研陪着她,不必害怕。


—————end——————

讲真我觉得写篇给咸鱼真的好内疚啊……自我感觉写的很不好
【土下座道歉】

【刀剑乱舞】夜食


鹤丸x女审神者

不是车不是车不是车
(自己起了个看起来就很像车的名字)

@巍澜 的鹤婶点文,欠的文后边会慢慢还的
ooc注意
复健文笔轻点骂



***


今天遇到的溯行军很强大,审神者咬着牙赢了下来。
他一身刀伤,在皮肤裸露处随处可见,衣服也被分不清是溯行军还是自己的血给染得血迹斑斑。
今天也是鹤丸第一次给审神者哭着拉进了手入室的。

到手入完毕鹤丸走出来时已经是深夜了。
审神者正撑着下巴靠在房间外的护栏边望着天发呆,不知想些什么。

应该是在想着今天的战况吧。鹤丸看着审神者的侧脸想。
审神者似乎没有注意到他,没有转头。
鹤丸轻步移动到审神者后方,捂住眼睛,低头在她耳边道:“有没有被吓到。”

审神者想掰开鹤丸盖住双眼的手滞了一下,又垂在身体两侧。
“你今天快给我吓死了。”
“那是肯定的,眼泪都出来了还能不吓到的话可就真的吓到我了。”鹤丸双手交叉搭在审神者胸前,围住她。


“那给我做个夜宵,站在这太久了饿得走不动了。”


*

今天是鹤丸第一次给审神者亲自下厨做夜宵。

为了方便审神者本身就带病的胃好消化选择了很简单的面条。
鹤丸放面打蛋一套动作做得行云流水,看起来完全不是第一次下厨。

审神者反坐在椅子上,脸靠着椅背。
视线随着鹤丸来回走动的背影来回游走。

自己是什么时候和他成了恋人呢。
自己和他在一起似乎是逐渐习惯了,也并没有传说中让人紧张不已的告白情节。
就是在一起了,连一句告白都没有的恋爱。
要是硬说得有什么告白的话—————
一周年就任纪念那天审神者喝了挺多酒的,宴会开始到一半就醉得头抵着桌子迷迷糊糊地睡了。
鹤丸自告奋勇要送审神者回房间,拦腰抱起审神者就在全场刀剑的注视下走出去。
审神者也不是就这么乖乖就范的主,一路上东扭西扭还乱蹬脚。
当时还酒劲上来吐了一地.......
鹤丸把审神者放下来,坐在一旁迷迷糊糊半睁着眼看鹤丸清理掉地上的污秽。

清理完毕,鹤丸准备继续抱着审神者回去,审神者不乐意了,嚷着坐在走廊就行,不用送回房间。
喝了酒后的审神者就像个小孩子。鹤丸无奈只好依了她,一起坐在廊下吹风。
审神者左摇右晃,最后干脆就倒下睡着。鹤丸扶住她,让审神者往他这边侧躺下,枕着他的腿。

鹤丸揉揉审神者细软的发丝,低头笑着。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真是不错的感觉呢。”



*


“在想什么呢,面已经好了哦。”
鹤丸把碗推到审神者面前,解下围裙拉开椅子坐下,单手撑脸看着审神者。
审神者应声,拿起筷子开动,然后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
“怎么了?”
“要一直这么看着我么……”
“只是想看看我做的夜宵味道这么样而已,你继续吃。”鹤丸眯眼笑着。
“那我开动了......”



“你你你做什么?!”审神者手上的筷子掉了下来,双手被钳制住。只能看着鹤丸的金瞳愈来愈近。
“尝一尝夜宵啊。”他抬眼看着审神者。






fin
——————————————
终于感觉似乎能脱离瓶颈期了,剩下的债我会尽力慢慢还

【一期婶】春天与嗜睡




刀注意(高亮)

写的有点急




———————




审神者生病了,不是一般的小病。

开始是经常发困,现在是一天中有半天时间都处于昏睡状态,且有延长的趋势。

对于一个社畜来说这是她到目前为止三年职业生涯中最大的麻烦。









审神者睡着的时候是叫不醒的。

本丸里的那只西红柿炒鸡蛋配色的狐狸曾作死试着用它的大尾巴去搔审神者的脸。

没有弄醒她,但是正好碰上了她醒来的时间。

然后被五花大绑着倒挂在审神者房前的树上一整天。







他们去找了听命于时政的大眼狐狸来给审神者检查。

“这位大人的情况我们从来没有遇到过,我对我们的无能感到遗憾……”

无用的狐狸在一期一振的的注视下颤着步子退出屋外。

“一期你也不要这么反应过度啊,又不是必死flag什么的。”



“就算要走也得在春天走,现在离春天还很远呢。”

这是审神者此生预测得最准的一次。









审神者还是保持着社畜的属性,管理本丸里的事务安排。有时一直忙到深夜。

她从书房里出来,已经是12点以后了。

没有星星,天是混着紫的嫣红。

“您还没有休息么?已经很晚了。”声音从身后不远处传来。审神者微眯着眼,辨认出站在书房门前的是一期一振。

“刚刚才处理完文书。反正平常睡的也多,不必担心什么睡眠不足。也就是视力稍微有点下降。”

“话说一期你这么晚还找我是有什么事?”

“请务必让我也分担些您的工作。”

于是一期一振成了审神者的最得力的助手,与其说是助手,不如说他一个人包揽了所有的文书处理工作。

审神者的社畜属性被埋没了。








审神者低着头趴在一期一振对面的桌子上,垂下来头发遮住了脸。
“我要死了。”她趴在那,没有动。
“?!”一期一振抬起头,一脸诧异地看着审神者。
“您......”


“只是想皮一下。”

审神者开始飞快思考自己是否能跑得过太刀且能活命的几率是多少。










薄透的阳光从树叶间的缝隙穿过,斑驳的光晕落在肩上和地上。审神者伸手遮住部分光线,从缝隙处抬头往上看。

“您身体虚弱,躺着休息会好一些。”一期一振踏过草丛,停在距离审神者半步处。

“躺得够久了,就是出来透透气而已。”

“我还有很多很多事情没有去做呢,不会这么快就......”她的发音渐渐阻塞,最后一个音节像摩挲木头般沙哑。
她捂着嘴,弯腰剧烈干咳起来,就像要把肺给咳出来。
“您怎么了?有什么不适么?”一期一振急忙去扶审神者。







审神者的病情再次加重了。

已经不得不靠着药物来维持着灵力供应的稳定。

偏偏这种时候来了坏消息。



可能是审神者的灵力异动让溯行军追踪到了她的本丸,他们派出了部队包围,随时可能突破结界侵入本丸。

“全员参战准备!由我来指挥!”审神者大步跑过长廊。

“一期?”

审神者从房间里取出了时政统一发放的短刀,转过头,一期一振正拿着托盘走进来,托盘上放着一杯茶。

“在作战前喝一杯茶打起点精神如何?”





“一期你在做什么?!你在茶里加了什么?!”审神者双腿无力地跪在地上。

“对不起,请恕我失礼了。”他背对着光,看不清神色。

“药研,带主去仓库。”

他握紧手上的刀。

“尽全力守住仓库,一定要让主生还。”








审神者用力捶着仓库门,尽管这不能起什么作用。
外面有粘稠的液体溅在门上,不知是谁的血。

“卧槽给我开门啊!我很担心你们啊!!”审神者拍门大喊,还爆了粗口。

“大人您这样是没用的。”那只西红柿炒鸡蛋配色的狐狸从旁边的材料里窜出来。

“那你叫我怎么办?我现在恨不得一脚踹破门出去。”

“破门用您的手脚是行不通的,但政府配备的刀可以。”它用爪子指指审神者腰上佩的短刀,他们没有把短刀拿走。






全本丸存活,无一碎刀。





都是梦,短刀没有被拿走什么的,本丸全体存活什么的。

都是假的。

梦醒了,什么都没有。



【allx婶】和他们在现世



无聊脑洞
ooc有
有部分沙雕

短小







———————————

三日月宗近

“哈哈哈,在现世稍微逛逛也是不错的选择呢。”

......这不是爷爷你迷路了两小时的理由。


———————————

一期一振

“主殿,关于您所买的不健康书籍,我认为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黑着脸的水蓝色头发的太刀走在你身侧,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表面如大佬,内心怂成狗。


———————————

药研藤四郎

靠着路旁的长椅坐下,热浪冲击着神经。

你紧蹙着眉头,仰头大口呼吸着闷热的空气,希望能减轻些眩晕感。

有湿凉的东西贴上了额头。

“大将该稍微注意些身体啊。”

———————————

髭切

“家主要来猜猜我是谁么?”

奶油色头发的太刀恶作剧地捂住你的双眼。

“??”你被吓得震了一下,回过头。

他拈过来的蝴蝶酥正好抵到你嘴边。

你就着他的手吃了下去。

“源氏的蝴蝶酥,如何?”

蝴蝶酥再好吃也掩盖不了阿尼甲你偷拿钱去买了它的事实。

———————————

大俱利伽罗

“伽罗你是要买这个啊。”你看着他利落地买单装袋。

他没说话,瞟一眼你,走出店外。

“话说伽罗你买这么可爱的熊是要给谁啊?”

他把头扭向一边,但装着玩偶熊的袋子很别扭地伸到你面前。

“......”

“才不是想和你搞好关系。”


————————————

鹤丸国永

红绿灯路口,你穿过斑马线。

你看着一辆轿车朝你急急驶来,来不及躲闪,就要撞上。

一股力把你猛地拉得后退了几步,正好跌在一个怀里。

仰头,白得如鹤的太刀低头看着你。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end—————

【压切婶】520过成这样真是够了

如标题,迟到的520贺文
ooc有
文笔没有


—————

我看着街上路过的露着大腿的各色小姐姐,坐在街边的台阶上——手里还捧着杯奶茶。旁边坐着长谷部,他也拿着杯奶茶。他的是薄荷味,我的是蓝莓。

虽说看起来是挺悠闲,其实亲身体验并不佳。现在是夏天,而且还是气温最高的时段。

伸手抹了下额头,都是薄汗。我把还带着点凉气的奶茶杯贴到额头降温,顺便往长谷部那瞄。

他咬着吸管,抬头望着对面楼上阳台的几只鸟出神。

有些不忍心打断如此美好的场景。

但是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
我和长谷部被困在现世,回不去本丸。

因为忘带回本丸的钥匙。

简直可以作为其他同事一年份的笑点。


“那个,长谷部,我们真的要在这里坐着等到药研他们来么?”

他转过头,那对藤色的眼睛直直看着我。

“我已经联系了他们,说很快就会赶来,所以在这稍作等候是最好的。”

“最少要多少时间?”

“一小时。”

一小时还叫稍作等候??怕不是到了也差不多可以中暑直接送回本丸了吧。

“这么久啊。”

“竟然犯了忘记带钥匙这一低级错误,我长谷部宁以死谢罪!”说着还往左侧腰间摸去,但落了个空。

“醒醒你没带刀。”

“那么我就要个补偿就好了。”我看着他手上喝到一半的奶茶。

“请随意吩咐,无论什么都会为您做到。”

“让我尝尝你的奶茶,这个味道我没喝过。”

“嗯?”他眼睛微微睁大,有些吃惊,但很快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可以。”

他递过来,我就着上边的吸管喝了一口。

薄荷的清凉和奶茶的温度混在一起,让大脑瞬间清醒,很解暑。

我把奶茶还给他,转头回来时看见不远处有几个女孩子望着我们,一脸花痴。

......狗粮够吃,管饱。

长谷部吸一口奶茶,发现我正看着那些女孩子,就顺着我的视线也望过去。

她们慌忙扭头就跑,其中有一个还回头看了几眼。

不是谁都可以随便围观的.....特别是男朋友这种生物。


我和他在那坐了一会儿。

“大将!”药研站在对街朝我招手。

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会随风摇动的那种。

我走的有些急,在下台阶时随着咔吧一声脆响。

我的右脚很不幸地扭到了。

要不是长谷部及时扶住我,可能我当场就腿软跪下去。

以至于回本丸时都是长谷部背着我一路回去。
最后在房间里休养了十来天。


———————end——————

脚是真扭到了,下楼不看路的后果。

感谢你们的食用!( ´▽`)

这种天气真是想要长谷部围成一圈给自己扇风。


(来自没有电风扇也没有空调的发言)

【压切婶】咸鱼审神者和减肥



ooc是我的
日常向压切婶
文笔?我没有那种东西


长谷部走在木质地板上,棉质袜子与地面碰撞发出略微急促的声响。

他在一扇拉门前停下,抽出一只拿着托盘的手在门框上敲了几下。

“主,我把饭菜端上来了。”

“哦哦,进来吧。”


转身把身后的拉门带上,长谷部在回头时就被审神者吓得差点抓不稳托盘,但还是凭着其高机动避免了饭菜洒一地。


审神者把平常披散的头发挽起,刘海用夹子固定在头顶,露出光洁的额头。脖颈处还残留着些许水珠,应该是洗头不久。身上穿着一看就知道是从街上哪家地摊上淘来的大码t恤,在靠近下摆处还印着大写的墨意淋漓的“肝”字。
正面朝电风扇趴着吹风,屈起的小腿不时象征性晃两下。

如果烛台切或歌仙看到了一定会疯的。



“所以坚持不去饭厅吃饭是因为这个么?”长谷部把托盘放到小桌上。

“因为太热了嘛,而且那里还只有一架电风扇,我去了他们肯定会让给我,怎么能让他们受罪就我一个人享受。”

“而且鹤丸还学会了把电风扇调档,上次差点没把我头发连头皮一起吹飞。”审神者找了个坐垫坐下,托盘里摆着两份饭菜。“长谷部你要和我一起吃饭?”

“如果您不希望我在这里的话,我随时都在房间外待命。”

“???等等??长谷部你回来。”审神者看着长谷部一条腿跨出门外,慌忙叫道。

“又不是不让你和我一起吃饭,走这么快做什么。”审神者用筷子拨拉碗里的青菜。
“一起吃。”






饭后

“主君,烛台切先生做了焦糖布丁,说要分给您尝尝,我就先放在门外了。”听声音很明显是前田。

“今天甜点是布丁啊。”

“我去取来。”

当长谷部把布丁取来并贴心地帮审神者打开了盖子,正准备递给她时,她正盯着他,或者说是他手上拿着的布丁。

以一种带有仇视意味,更准确地说是谁让我吃那东西我跟谁急的眼神。

“我就是死,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吃你一口布丁的!”
审神者摸着大腿上长的一圈肉喊道。

“但是真的很好吃,您吃一口看看。”长谷部舀了一勺,凑到审神者嘴边。

“真香。”

长谷部把布丁递给审神者,但她没接。

“我不吃。”

“除非像刚才那样吃。”


————end—————

【压切婶】我真的只是想拍个蚊子




ooc有
短完
文笔掉渣
脑洞极无聊



春末夏初,各类蚊虫增多,受害者范围极广,其中就包括了审神者和她的刀剑付丧神们。

“啪。”睡的正酣的审神者对于这种在耳边恬躁不休的噪音极为反感,当场就给了致命一击。
接着继续蒙头做她的毛利大梦去。

“嗡———”不断地有不知死活的蚊子往审神者这个在它们看来极为鲜美的食物凑去。

好不容易在梦里看见毛利正准备去摸一把大腿又被这群作恶多端的吸血生物搅黄了,能不气愤?

审神者以挺尸般的动作猛坐起,三步并两步走到窗前。



“蚊子老爷求你让我睡个安稳觉吧,我好不容易才在梦里看见毛利啊——。”
附加完美的土下座。


不管蚊子听不听得懂,事实就是事实。审神者额头被叮了几个大包也是事实。

于是被瘙痒和嗡嗡不断的噪音搅得心烦意乱的审神者跑去找了她几乎无所不能的近侍。

“您半夜来找我是有什么事么?”长谷部看着身着黑色T恤和黑色短裤乱毛蓬起的审神者。

“害虫太多了来这睡一晚。”

“那我立刻收拾被褥。”

“不不不不用你搬出去,我也就睡一晚。”

“可是这里只有一套被褥,我去把您的被褥搬过来。”

“不不不那里蚊子太狠了不需要你去拿。”审神者拽住长谷部的衣角。





于是现在长谷部和审神者共享着一套被褥。

审神者蜷着身背对长谷部,隐约能听到鼻息。
从长谷部的角度可以看到审神者光滑的后颈,有几缕碎发覆于其上。

似乎有些微妙的气氛……

长谷部平躺看着天花板,以标准的正睡姿势准确点说应该是像是等待验尸的尸体般的姿势发着呆。

审神者翻了个身,面朝长谷部。

隔着布料能感受到审神者脸上的温热触感。

长谷部微微偏转过头,看着审神者,嘴角微微扬起。



-————end—————-


*据说长谷部就这样看了一夜,第二天早上顶着一双黑眼圈和审神者说早安时把审神者吓了一跳。

*在这之后审神者给房间做了非常严密的防蚊措施,但无一起效,据说是人为。但无法找到凶手。只好继续在近侍的房间里借睡。

长谷部:计划达成.jpg


【压切婶】关于膝枕



ooc有
文笔复健,依然渣
十分短小



*
下午的阳光斜斜洒在走廊的边缘上,本丸里的樱花开了,有几瓣随着风落到走廊上。

“难得的好天气,为什么我要赶公文啊啊啊啊啊啊!”审神者在第九次往拉门外蓝得发白的天空望去后,抱头趴在桌子上喊出了这句话。

“因为您在这个月的前半个月都是在玩,到最后期限了才开始赶,会觉得任务繁重是当然的。”坐在审神者对面的长谷部叹了口气,拿起下一张文件继续奋笔疾书。



*
直到长谷部做完他所分担的那叠小山似的文件,审神者还是以伏倒在台上歪头往外看的姿势发呆着。

标准的学生趴课桌偷懒姿势。

视线从审神者脸上移开,她手边的文件还是如之前放在桌上的厚度一样。

长谷部又叹了口气,把审神者手边成摞的文件分了一半放到自己面前,动笔把审神者写错的字订正。



*
“休息了这么久,您也该好好工作了。”长谷部抬眼看着审神者,手上的笔没停。

“可是......”审神者抬头对上长谷部的视线。

一脸“再不来好好把工作完成就压切你”的黑化气息散发出来。

秒怂。

于是捡起丢在桌面上的笔,埋头猛赶。

简直比得上学生时最后几分钟就交作业而自己还没写完时的速度。

审神者这么想着。



*
由长谷部完成了四分之三的工作,剩下的文件长谷部也用铅笔好好的勾画出重点,审神者完成得很轻松。

当审神者放下笔抬头时,长谷部已经把完成的文件整理好,坐在位置上看着她。

“终于完成了————”审神者深呼吸并伸了个懒腰。

“终于完成了呢。”长谷部把审神者面前完成的最后一份文件放到整理好的那摞文件上。

风舒适得想让人微眯着眼在这个怡人的午后小憩一下。
“那么让我睡一下吧,这种天气太适合打盹了。”审神者打了个哈欠然后往地上躺。



“请问需要我的膝枕么?在地上睡容易着凉。”

“?!”审神者立刻抬头像看见了明石自己干活一样诧异的眼神看着正跪坐看着自己的自家近侍。

该不会是自己在赶公文的时候这个世界观改变了啊到底要不要接受啊接受了有些难为情但是不接受又太可惜。
审神者的大脑飞速运转。

然后对上了长谷部真挚的眼神。

能躺到自家有些迟钝的婚刀的大腿上,死都值。




一脸幸福地躺到了长谷部腿上。




*
长谷部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让人安心的香味。

审神者仰面躺在近侍的腿上,尽力控制住自己因狂喜而疯狂上扬的嘴角,最后落得个不断抽搐的嘴角。

猛吸着鼻子,想多闻闻这股香气。

最后因控制面部表情太累了直接睡着。



他看着审神者的睡颜,唇边笑意渐浓。审神者看不到的眸里盈满温柔。

“祝好梦。”长谷部低头亲吻审神者的发间。



*
最后全本丸合力把被樱花瓣淹没的两人挖了出来。
据正好路过的鹤丸透露得知此事后,审神者非常后悔自己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直接睡着。

然后一个人在房间里的床上滚了半小时。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