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菜不能吃【学业紧张长弧】

【fo前请戳】笔芯☆
最后一年了可能只能月更了对不起
【土下座】

这里不定时出产刀剑乱舞乙女相关

伪全员厨
三次元社障

经常墙头劈叉

学生党长弧中

不管是谁都希望能友好相处( ´▽`)

话题跳跃且能说超多话(似乎是这样)

非常希望能找到人聊天

【鸣狐婶】闻得到这茶味吗


(一)

 

 

企划更文

(深夜暴更复健)

文笔渣不适请左上角

是自设自家婶有名字不适也请左上角

 

踩着死线更新

 婶是开茶馆的

 



 

 

 

正是半夜,夜里一点。

 

木质外观的茶馆里一盏水银灯亮着。

 

千搬了高凳坐在柜台前咬笔头为这个月茶馆里的账单发愁。

 

数字在账本上开始摇晃,继而开始扭曲。把账本合上挪到一边,端起手边已经温凉的茶啜了一口。

 

哪个杀千刀说的大半夜写数学有奇效的。

 

她望天然后像把怨气吐出来一般叹了口气。

 

店外似乎有什么东西。只有一盏灯亮着,只能模模糊糊看到有什么东西在窗外移动。

 

慢步挪到门前,眯眼认出了窗前的来物。

 

是一位戴着面具的青年,遮住了下半部分的脸。......而且还趴在窗玻璃上。

 

千把刚刚准备放下的扫帚又握紧了些。

 

窗外那位白色短发的男子走进来,微微鞠躬,在其中一张位子坐下。

 

“一杯咖啡。”

 

“真是出乎意料啊,还会有客人在深夜光临小店。”

 

千转身到柜台调制咖啡,并不动声色把扫帚放在一边。

 

 

 

把咖啡端给那位奇怪的客人之后,千就躲到柜台后继续算她的账去了。

 

完全不能专心算数......

 

千趴在柜台后探出一双眼看着唯一的客人。

 

他的咖啡似乎还没动过。

 

于是又低头在账本上写画。

 

过了几分钟后又抬头看看。

 

还是没有喝。

 

......

 

在千如此循环了几遍后终于被睡意打败。就地趴在柜台上睡着了,发出微弱而均匀的呼吸声。

 

 

 

醒来时已是第二天,千把脸埋进臂弯里,避开光线对眼皮的骚扰。

 

然后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往身边望去。

多了一个大活人。

 

“早。”鸣狐招手。

 

“......早.....不对我昨晚睡着了???”

 

“是的。”

 

 

 

 

“我实在是太失礼了居然这种时候睡着,”千蹦起来猛虎落地式道歉,“咖啡钱就免了,都这么早了要不要一起吃个早餐?”

 

“.....”

 

“作为您陪了我这么久的赔礼。”千补充。

 

“嗯。”

 

 

 

 

煎得金黄的鸡蛋和面一起端上,千坐到鸣狐对面,空了一晚上的肚子让她急急动筷。

 

“你不吃么?”千嘴里含着一口面问道。

 

“......”

 

“......我是血族。”

 

 

 

“......是哦。”

 

 

 

 

 

 

 

—————tbc————

 

爬回去学习了 

 

 

【人鬼共处基本法】

招人啦!强邀各位沙雕(?)进来玩耍!
每月一更完全不肝!各位婶婶也是超级温柔的!

顺带指路一下企划主页
@《人与血族共存公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