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菜不能吃【学业紧张长弧】

【fo前请戳】笔芯☆
最后一年了可能只能月更了对不起
【土下座】

这里不定时出产刀剑乱舞乙女相关

伪全员厨
三次元社障

经常墙头劈叉

学生党长弧中

不管是谁都希望能友好相处( ´▽`)

话题跳跃且能说超多话(似乎是这样)

非常希望能找到人聊天

【刀剑乱舞】姑娘,你家本丸进敌婶了


(四)

段子向
搞笑向

关于皮皮敌婶穿越到审神者身上的小故事

(一)(二)(三)见评论指路~











56.

这几天时政开联队战了。

辣鸡时政,毁我咸鱼生活。


57.

我在被拎着后领拖进联队战的战场时,完完全全没有注意到周围审神者的衣物。

直到我传送进去后,一切都晚了。


58.

这雪飘的真猛。

我还穿着夏天的轻薄衣服。

打了一阵寒战。


59.

“一期,”我叫领队的近侍。

“有什么事么?”他走在一队粟田口的短刀最后,离我不远。

“天这么冷,你不热么。”


“.......”

60.

在几秒后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转过身去似乎在解下身上的东西。

“这样应该能让您好受些。”

他把印着刀纹的披风搭到我肩上,并扯紧了些。


这是认为我冷到精神错乱了吧,是吧。
我只是想回去啊喂!!



61.

总之先熬过这一次。

然后钻到本丸里某个角落。
虽然说最后还是会被抓到,但拖的一阵是一阵。

我不想跟着出阵。

我想咸鱼在本丸。

谁规定的审神者一定要跟着刀剑男士出阵啊!!!

我丫回去了要领枪爹跑到总部挟持那个杀千刀的。


62.

先不说这个。

真tm的冷。



63.

总之终于结束战斗了。

他们身上都挂着些血,不只是自己的,还有对面的。

看着可爱的短刀们腿上的划伤我就心疼。深一道浅一道的。

64.

对面枪爹死无赖!戳我小短裤!

下回要暗搓搓跑去他们总部搞事情。不然不解气。

我就这么想着一边用手蹭着秋田的脸上的划伤。

脸好软好滑———

“我没事的请您不要这样。”秋田苦笑着说。


65.

距离我不远的一期投来了非常不友好的视线。

不用眼睛确认我都已经可以想象出他脸上笼着的黑气。



66.

走出传送阵后我回头一看。

????

伤呢?

衣服的裂口呢????


67.

看着一脸惊讶的摸着秋田的脸的我,一期叹了口气。

“您是没有认真听狐之助的讲解么?”

并把我搭在秋田脸上的手扒开。

我用了不少劲才多停留了几秒。

然后就被狠生生离了秋田嫩滑的小脸而去。




是恶魔没错了。





68.

到活动结束,我还是没能接到新来的短刀。


69.

“药研,我啊—————”

药研给我递了一张纸巾。

“噗。”

剩下的喷嚏被摁在了纸巾里。

“你说说,我怎么就进去吹个冷风就感冒了呢。”

那张被我擤过鼻涕的纸巾被我揉成团呈抛物线丢进了垃圾桶里。


70.

“天理难容啊———”

“老天不让我接新刀啊————”

我从堆成山的被褥里翻身坐起。

然后就被药研给摁了回去。

“先好好把药喝了。”



71.

“哟。”

鹤丸从幛子门后探头出来,左右确认了没有其他人在之后松了一口气走进来。

“听说感冒了去晒会太阳会有奇效,要不要来试看看啊!”他朝我伸出手。

我盯着被映亮了的天花板想了一会。

鹤丸发亮的整张脸在我视线范围的角落晃着。

从这一动作就可以看出来他是多想带我出去玩了。
拒绝了也不太好。

干脆就跟着去吧。

“好啊。”我借力从被褥里起来。



72.

于是我们站在了房顶上。

瓦片被太阳晒得发暖。赤脚踩在上面很舒服,躺在上面也应该会感觉不错。

躺着真的好舒服。



“要不要在这上面睡一觉?”鹤丸在我旁边盘腿坐下。

“嗯,记得叫我起来。”我蜷身闭眼。


73.

我是被瓦片烫醒的。

抬头看了眼太阳,确定已经是下午。

没想到我居然睡的这么熟。

从屋檐跳下后成功吓到了坐在廊下休息的清光。

蜷在他膝上的小老虎受惊跑到了别处。

“啊........”


74.

清光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像是吓到了。

“我脸上有什么吗?”

“变黑了。”



75.

“为什么不叫我起来,嘶,涂轻点啊。”

“好好,知道了。”鹤丸用棉签蘸了药,继续抹脸。

因为鹤丸忘记叫我,我晒伤了。

大夏天的太阳就是烈。

为了把仇还回去,我去找了他给我涂药。

后日的大仇未报,先从涂药开始。

让他知道我被晒的有多痛。


76.

我在涂完药后还掐了他的背一把。

要抓住各种机会还回去这仇。



77.
半夜还有蝉在叫着,一天未停。

一期的房门被拉开了一道可供人侧身通过的缝隙。

不到一分钟,房门被缓缓合上。

我走在走廊上,半夜微凉的风吹到脸上。

......不说这些

我拿到一期睡前没收的小说了。


78.

不是,我没有沉迷小说。

只是在那姑娘房里发现了这本,就随手拿起来看了。

不得不说这姑娘选书挺有一手的。

睡前我还在看,然后理所当然的被一期以防止自己半夜偷看为理由给收了。


79.

把书翻了翻,找到被没收前看到的页数。

还有一小段路就到房间了。


80.

“半夜出来这是要做什么呢?”

来了,我最怕的声音。

“一、一期........”我把书藏到身后。

“我只是出来吹风而已,哈哈哈。”

“您的书已经藏不住了。”

妈耶,被发现了。

81.

我深吸一口气,悄悄把步子往后移。




然后就是撒开脚丫子猛跑。

只要我跑得够快,一期就追不上我!!



82.

我跑到了本丸的房梁上,怀里还抱着本小说。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两三步跳上这里的。

估计是所谓潜能能逼出来吧。

拜此所赐我也能好好看书了。


83.

心满意足看完了。

该准备下去了。




下去了……


84.

跳上来时没有注意到,居然这么高.......


认命吧,一期还在下面。

85.

最后在凌晨被早起的巴形抱了下来。


以及体验了一期的专人说教一整天。




——————end—————




【刀剑乱舞】姑娘,你家本丸进敌婶了



(三)

段子向
搞笑向

关于皮皮敌婶穿越到审神者身上的小故事

最近有些卡文……日更有些难_(:з」∠)_


(一)(二)见评论指路~


—————————



31.

我觉得歌仙盯上我了。


32.

在我在他面前背了一首古诗后,他盯上我了。

并且还让我抄十遍古诗。

33.

春眠不觉晓,处处蚊子咬不对么?




34.

光忠说今天要去现世采购,我也跟着一起去。

35.

虽然说了是去采购,但是......

怎么本丸里所有人都出来了啊?!

36.

我这一米五个头的姑娘混在一米七一米八大帅哥里走在街上简直就是人群中最耀眼的存在好伐……

先不说这么多人会不会走散这个问题,单是走在街上都可以造成交通拥堵了......旁边那两位看着三日月花痴到差点撞车上的妹子就是最好的证据。


37.

花了很大力气终于到达了商场。

“鸣狐你这只狐狸带进来商场真的没问题么……”

我抬手抓了一下小狐狸的顺滑尾巴,很罕见地,它居然没有炸毛跳起来说请不要再用力抓我的尾巴。

明明在本丸里次次都会炸毛。

“你家狐狸怎么不说话了?”我问鸣狐。

“......狐狸装作自己是披肩,为了能进商场。”

“......”

噗。


38.

我现在不用写公文了。

改写检讨。

采购时买了太多东西,本丸积蓄所剩无几了。

要不是一期说说不写检讨不能吃光忠的料理我早就翘了到处皮



39.

某刃头顶的白发随着风轻轻晃动。

盯————

“那个,您这样看着小狐是有什么事么?”

被我这么盯着感觉不有些自然的小狐丸停下了拿着油豆腐的手,斜过身。

“想看看你的耳朵会不会动。”

“这可不是耳朵,只是头发而已,”小狐丸笑着摸了摸头上那看起来极其类似耳朵的两撮毛,“很柔顺对吧。”

确实很柔顺,看着都想让人撸一把毛。

好像是为了回应我的内心,小狐丸把发尾往我这边稍微挪了点。

“您要不要摸摸看?”


40.

小狐的毛真好撸。

等等。

我好像忘了我原来是要做什么了。



41.

某天我从房间里出来,伸个懒腰。

懒腰还没伸完就先被走廊上的东西吓到了。

走廊上摆着一排柿子,整整齐齐地往走廊另一边延伸。

这明明白白摆着就是要我跟着走啊。

不会是陷阱吧。

我这么想着往往反方向走去。


42.

不行还是好在意。

43.

于是我现在跟着这一排柿子走,不知道目的地,只是跟着走。

总感觉自己像个往一个低智商陷阱走进去的傻子……

柿子似乎并不多,走的越远柿子的间隔越远。还在隔得较远的柿子之间放了画着箭头的纸条。

在走廊上七拐八折后我看到了柿子线的终点。

是左文字的部屋,门开着,但没有人在里面。

走廊上摆着盘柿饼,摆在一旁的纸条上写着请用二字。

这不明摆着是要我吃下去。

看着那张纸条,感觉写了这两字的人把强烈的想让我吃下柿饼的欲望注入进了这两字里。

吃就吃,谁怕谁。

有些出我所料的,柿饼里居然没有掺什么吓人的玩意。而且味道还不错。


44.

后来江雪和我说,在我房间摆着的一排柿子是小夜和一些短刀所为,柿饼是短刀们合力做的。

什么嘛,废这么大的力气搞这种。

真的是————

太可爱了。



45.

几天后我又在走廊上看到一排奇形怪状的实验器材。

这绝对是药研没错了,只有他的医疗室里有这堆东西。

绝对是想让我尝试他的新药。

这是把我的智商当成了什么东西。


46.

天气开始热了。



47.

“喂,狐之助。”

“大人有什么事吗。”狐之助停下了蹦上蹦下分类文件的步伐,扭过毛乎乎的头看我。

“剪掉你的毛吧,这种天气看着太热了。”

狐之助瞬间察觉到我话里危险的要素,从站着的那叠文件直接往门口跑。然后在门边停下来,又怯怯的问我。

“您是要动真格的么?”

“嗯。”

“在下告辞了!”狐之助喊完这句话后就用爪子扒门,想要快点逃出去。

用力扒了几下,门丝毫不见动静。

更用力地扒,门还是没动。

“我把门给锁了。”

48.

于是狐之助那天尾巴少了好几撮毛。


49.

最近时政开了大阪城。


50.

你问我一个敌婶为什么要肝?

你怕是没见过这个本丸里接回新弟弟的一期。

那天我一份公文都不用改,玩了一整天。

而且不管怎么说这也是我给这姑娘让我占用她的身体怎么久的补偿。


51.

我在本丸里的刀剑和敌军打斗时,成功溜到敌大将那。

看到我走过来,敌大将二话不说就叫了一只苦无冲过来咬我。

“喂喂,大家都是同事,不要这么刀剑相向好吧。”我跳起来躲过那只往我撞过来的苦无,对敌大将说。

“同事?”大将有些吃惊,先让苦无停下来,自己站在原地盯了我一会。

“你不就是个审神者吗!!”他大吼。

“都说了是同事啊!你不信我也知道你们的规矩啊!”

“什么规矩!说看看啊!”

“只有逛了100圈的99层的人才能得到毛利。”

“同事好!当卧底辛苦了!”他朝我敬了个军礼。

“同事好.....你也辛苦......”


52.

我:同事。

敌大将:啥事。

我:咱都是同事了……你看......能不能......给点好的......也是给组织一个交代。


53.

最后这哥们给了我一振卡内桑。

54.

连转30圈体验一下。


55.

今天也是在寻找绿色头发孩子的旅程中。



————end————

这回卡文卡的太久了......

【刀剑乱舞】姑娘,你家本丸进敌婶了



(二)


段子向
搞笑向

关于皮皮敌婶穿越到审神者身上的小故事
是的没错还有二

临考前作死光速摸鱼


(一)见评论指路~



@裂烟の鸪逍 小可爱你要的后续~








16.

睁眼时我正躺在床上捂着被褥,身边围了一圈刀。

“主公?”


见到我睁眼,他们的脸上立刻出现了喜色,有几振眼眶里带着水雾的短刀就扑了上来。

“主人醒了!”本丸机动第一的打刀打头先拉开了房间门告知其它刃。

立刻门外就有刀挤了进来,估计是守在门外。

“那个......我是敌婶。”

“醒来的不是你们的审神者真是抱歉啊。”


17.



敌婶

又穿越到那姑娘身上了

双倍的惊喜


18.

经过多方询问,我终于弄懂了这姑娘为什么会卧病在床。

她吃了我上次偷偷用了厨房所做的料理后胃病复发。

我藏在冰箱里原本还想看看会有哪振刀会中奖吃到我做的。

结果还是自己吃了。

我现在知道自己的料理吃了会是多难受,自作自受。

直到现在我还躺在床上没下来。

我这黑暗料理要是放出去能肯定撂倒一大片。


19.

这姑娘的胃实在是脆弱。

我在今天喝掉光忠做的粥后第十七次抱怨。

不能吃到光忠做的除了粥以外的食物真是世间遗憾。


20.

鉴于药研一再强调我只能躺着床上,不能在本丸里闲逛,我选择了———

给短刀们讲睡前故事。

21.

今天短刀们也围成一圈等着我讲今天的故事。

“那位人鱼小姐等着祭典的烟花绽开,在水面上映出绚丽的颜色。到那时她就可以短暂显出人类的身躯,就可以找到他说出自己的名字。”

“人鱼小姐等啊等......等啊......等..................”

“主公?”
“大将?”
“主人?”




22.

我居然讲着故事都能睡着,还能秒睡如死猪。

仿佛发现了新技能。


23.

从短暂的睡眠中醒来,靠预留的一条门缝辨着外面已是深夜。

身边充斥着此起彼伏的微小沉稳的呼吸声。

他们挨着我睡着了,还有人很贴心地给他们盖了被子,应该是本丸里年长些的刀所为。



按说这一幕是很让人暖心的,但是睡得离我最近的五虎退的小老虎压着我的手......秋田压着另一边......




两只手都已经没有知觉了。


估计明天起来时会麻得自己四处打滚。


24.

在这个本丸的药研和光忠的药物+料理的双重调理下,胃病好得很快。

我现在已经能跑能跳能跑到本丸各处浪荡,除了厨房,他们说我要再进去没准又闹出什么乱子来。



25.

这姑娘似乎一到晚上就视力不好。

等等,这姑娘怎么感觉身上都是毛病。


26.

某天晚上我睡不着,出了房间在本丸连廊上散步。

那天鹤丸也睡不着,在走廊上寻找找惊吓对象。



靠着这姑娘的视力,我连续忽略掉了他摆在我所经过的地方和丢到我面前的万屋特典惊吓道具—————塑料玩具,各式虫子一应俱全。



讲真我天不怕地不怕最怕就这种东西,要不是这姑娘夜视力不好,真看到了这东西会直接把这本丸给尖叫塌。

相信我,我实名制担保。



27.

鹤丸惊吓失败。



28.

同一天晚上我还看到了一位女性,披头散发,一身模模糊糊的白。

我在看向她时她也看向了我,于是我向她打了招呼,她侧过身来面对我,礼节性地鞠了一躬。然后继续在本丸里游荡。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青江封印的女鬼。


而且她还把那天晚上也在游荡的鹤丸给吓得不轻。





29.

写公文是不可能写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写的,只能随便摸摸鱼这样子。

为什么审神者会有写公文这种没有人性的任务要做???

我在这个本丸里糊里糊涂悠闲了大半个月后,近侍一期一振一边说着什么“死线要到了”一边把我拖到了书房里。

于是我现在要把这个闹心的公文写完了才能走。



30.



一个穿越到审神者身上的敌婶

今天也在和公文掐架。




————end————

感谢各位客官们的食用~(*^__^*)









【刀剑乱舞】姑娘,你家本丸进敌婶了

(一)




段子向
搞笑向
关于皮皮敌婶穿越到审神者身上的小故事
我知道自己写的有多无聊。
极度嫌弃自己。




1.


敌婶

穿越到审神者身上了


2.

在我早上睁开眼发现不是自己本丸的天花板时着实被吓了一跳,惊吓度比大俱利伽罗朝我摆鬼脸还高。

这种东西怎么可能发生到我身上,肯定是梦。

然后闷头就睡。

直到被这个本丸的堀川掀床单。

真是惊喜。

3.

这个审神者是个小姑娘,瘦瘦弱弱的,身上的制服看起来空荡荡的。

一脸无欲主义。

我觉得她可以和数珠丸搭个伴。


4.

盘腿坐在我对面的药研藤四郎看着我。

大将你今天是不是没吃药——以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我都说了我不是你们的审神者,我是敌婶啊!”

还特意咬重了敌婶二字。

他依然是那副似笑非笑,半信半疑中怀疑大将今天没吃药的比重更大的笑容。

“大将你说是就是吧。”


5.

如果不是我和他们出阵时逮了敌方溯行军部队的两只小短刀并相处融洽玩的不亦乐乎——

我可能还处在被视为[主只是太无聊了想给自己加个人设]的深渊中。


6.

小姑娘的近侍是一期一振。

“您还记得冰箱里的两个草莓布丁么?”

“原来那个姑娘喜欢吃这个么?”

“其实,主殿她的胃一直不好,从上任至今还没有发现她有喜欢吃的东西。”

“那草莓布丁......?”

“只是编出来的,冰箱里目前只有烛台切做的牡丹饼。”


6.

其实不用他说我都知道这个姑娘有胃病。还有冰箱里的牡丹饼。

昨晚刚刚去厨房偷吃过。和鹤丸国永偷吃的。

在端出那碟牡丹饼后就被他强行拿了一块塞嘴里。

为了报复给他塞了一块最大的。

最后一边抱怨这姑娘的胃一边痛得满地打滚。


7.

“狐之助你走这么急是要做什么———”

那只毛茸茸的小动物在门前倏地站住,像卡壳的机器一样缓缓回过头。

“忽然想起来有些事情要处理......在下告辞——”
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完它就狂奔着往门外冲。

“......”

没看路撞到门框上了。

“发现我是对面的审神者就想上报政府?”

我三步并作两步跨过去拽住它的尾巴并扯回来。

“是你狐之助飘了还是时政的保险待遇奖金高了?”

“呃......”

“说,要命还是要奖金。”我慢慢加大攥着尾巴的手的力道。

“我保证不说出去!!请这位大人松一下手尾巴要断了!!!”

“要发誓。”

“我狐之助保证不透露任何有关信息透露出去我就永远不吃油豆腐所以求求大人您放手吧尾巴真的要断了!!!”

完美回答。


8.

要是被时政知道这种事我肯定要被抓去洗脑然后各种盘问关于我们敌婶的东西。

没准问完还顺带清空一下大脑重新做婶。

这种事情谁会想发生在自己身上啊。


9.


这姑娘是真的欧。

我拿着自己到这个本丸后的锻刀记录和这姑娘前段时间的记录。

黑白对比明显。

所谓的若无欲欧气必围绕你身边么??



10.

我把树枝丢到远处,之前在合战场上掳回来的两只短刀就一蹦一蹦地去叼回来放到我手边蹭我让我丢出去,不断重复。

“那、那个,抱歉,稍微问的有些唐突。您是怎么能够做到让他们如此听从您的话的?因、因为有些好奇。”

五虎退抱着一只小老虎。他似乎是犹豫了很久才敢问我,眨着眼睛,视线不断在本丸四处游移。

“啊,这些其实都是靠技巧的,如果和他们接触多了就会发现他们看着是这样其实特别像猫猫狗狗,”我说,“在我的本丸里也有几只,有时实在是无聊了我就在他们身上打各种结来玩。”

“还把好几只短刀的尾巴绑在一起拆不开过。”

“然后我现在什么结都会打就是打死不会解开。”

“解什么结,直接一刀断不多好。”



11.

“关于我原来本丸里的那几只短刀的名字?”

“叫大傻二傻三傻。”

“太随意了?我觉得还挺生动形象的,毕竟还挺像傻fufu的宠物的,看久了还觉得挺可爱的。”

“而且有时能一甩尾巴就有一个重伤糊墙。”



12.

今天作死日课是把数珠丸的头发都编个细细的四股辫。



最后是青江把这些辫子一个个拆开。

甚至把手都磨出水泡。





13.

审神者回来了。



14.

除了回来时那几只短刀飙着泪死命蹭我外,我找不到有什么东西可以证明我曾经离开过一段时间的证据。


就像自己做了个梦。

15.

人生的过客,就让他过去吧。

能好好的记住就好。



—————tbc—————

疯狂嫌弃自己

估计到放假了才会继续写

躺平学习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