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菜不能吃【学业紧张长弧】

【fo前请戳】笔芯☆
最后一年了可能只能月更了对不起
【土下座】

这里不定时出产刀剑乱舞乙女相关

伪全员厨
三次元社障

经常墙头劈叉

学生党长弧中

不管是谁都希望能友好相处( ´▽`)

话题跳跃且能说超多话(似乎是这样)

非常希望能找到人聊天

【鸣狐婶】闻得到这茶味吗


(一)

 

 

企划更文

(深夜暴更复健)

文笔渣不适请左上角

是自设自家婶有名字不适也请左上角

 

踩着死线更新

 婶是开茶馆的

 



 

 

 

正是半夜,夜里一点。

 

木质外观的茶馆里一盏水银灯亮着。

 

千搬了高凳坐在柜台前咬笔头为这个月茶馆里的账单发愁。

 

数字在账本上开始摇晃,继而开始扭曲。把账本合上挪到一边,端起手边已经温凉的茶啜了一口。

 

哪个杀千刀说的大半夜写数学有奇效的。

 

她望天然后像把怨气吐出来一般叹了口气。

 

店外似乎有什么东西。只有一盏灯亮着,只能模模糊糊看到有什么东西在窗外移动。

 

慢步挪到门前,眯眼认出了窗前的来物。

 

是一位戴着面具的青年,遮住了下半部分的脸。......而且还趴在窗玻璃上。

 

千把刚刚准备放下的扫帚又握紧了些。

 

窗外那位白色短发的男子走进来,微微鞠躬,在其中一张位子坐下。

 

“一杯咖啡。”

 

“真是出乎意料啊,还会有客人在深夜光临小店。”

 

千转身到柜台调制咖啡,并不动声色把扫帚放在一边。

 

 

 

把咖啡端给那位奇怪的客人之后,千就躲到柜台后继续算她的账去了。

 

完全不能专心算数......

 

千趴在柜台后探出一双眼看着唯一的客人。

 

他的咖啡似乎还没动过。

 

于是又低头在账本上写画。

 

过了几分钟后又抬头看看。

 

还是没有喝。

 

......

 

在千如此循环了几遍后终于被睡意打败。就地趴在柜台上睡着了,发出微弱而均匀的呼吸声。

 

 

 

醒来时已是第二天,千把脸埋进臂弯里,避开光线对眼皮的骚扰。

 

然后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往身边望去。

多了一个大活人。

 

“早。”鸣狐招手。

 

“......早.....不对我昨晚睡着了???”

 

“是的。”

 

 

 

 

“我实在是太失礼了居然这种时候睡着,”千蹦起来猛虎落地式道歉,“咖啡钱就免了,都这么早了要不要一起吃个早餐?”

 

“.....”

 

“作为您陪了我这么久的赔礼。”千补充。

 

“嗯。”

 

 

 

 

煎得金黄的鸡蛋和面一起端上,千坐到鸣狐对面,空了一晚上的肚子让她急急动筷。

 

“你不吃么?”千嘴里含着一口面问道。

 

“......”

 

“......我是血族。”

 

 

 

“......是哦。”

 

 

 

 

 

 

 

—————tbc————

 

爬回去学习了 

 

 

【all X婶】论审神者如何讨压岁钱


除夕快乐!


*ooc有

*文笔不好


————————————


三日月宗近

“哈哈哈,因为是老爷爷了呢,当然是要给年轻人压岁钱的。”

他把红包塞进你手里,笑道。

爷爷你让小乌丸如何是好。



—————————————

岩融

“哈哈哈哈,接着,这是给你的。”

他从围成一圈的短刀群里抬起头来,在短刀里显得尤为突出。

“为什么要给我?”你接住他掷过来的红包。

他走过来,将你一把捞到他肩上。

“每个短刀都有一份,主上你这身板,也是应得的。”

“喂!!!!”


——————————————

一期一振

“主殿,新年快乐。”他从身后拿出红包。

“一期哥,使不得,使不得。”

你嘴上这么说着,手却已经接过了红包。

嘴上这么说,身体却很诚实啊。


———————————————

鸣狐


“主上,鸣狐给你准备了红包哦,请收下。”

他肩上的御狐叼着红包,对你说道。

“狐狸,我来。”他从正要把红包递给你而伸长了脖子的御狐嘴里拿出,递到你面前。

“主,新年快乐。”


———————————————

莺丸


“主,给你的。”

正在啜着茶的某刃从放茶碗的托盘上拿起红包。

你摸摸,挺厚。

“这些是我和大包平的份。”

“我知道了……我会肝联队战的......”


——————————————

萤丸

“萤丸,新年快乐!这是给你的ho……”

你正要把红包递给眼前身高不过一米五的大太刀,抬眼却被他的眼神给吓到,把下半截话给活生生咽了下去。

那眼神就像在说“注意我是大太刀不是短刀”。

你颤着把递出红包的手缩了回去。

他满意的笑笑,从身后拿出红包。

“主人的红包,新年快乐哦~”


————————————————

烛台切光忠


“光忠新年快.......”

他用食指抵住你的唇。

“被你先给了红包可就一点都不帅气了。”

他把红包抵在你鼻尖。

“来,新年快乐。”


———————————————

山姥切国广


“被被新年快乐!”

你扯住他的披风,他停下了正要踏出门外的步伐。他回头看着你。

“不要对我这个仿品抱有什么期待。”

他习惯性的扯低披风。

有个红色的纸包递到你面前。

他搓搓鼻尖,别过头。

“这是你的。”

————————————————

蜂须贺虎彻


他递给你个红包。

“这可是虎彻真品的红包,收下吧。”

“这可跟那赝品完全不一样。”

确实不一样。

你看着手里那散发着亮瞎眼金光的扁状不明四角形物体。

这tm都镀了层金啊!


————————————————

压切长谷部

“新nian……”

“新年快乐,主。”

眼前的打刀以其梦幻的机动先抢了一步说出了这句话。

然后又以极快的速度从茄色外套的内衬里拿出了红包,双手捏着递到你面前。

你愣了愣,接过红包。

那紫藤色的眸底染了层暖色,柔的能滴出水来。


“感激不尽。”

樱瓣从房间里冲出来,溢到了走廊上。

———————————————

鹤丸国永

“主,新年快乐!”

白得像鹤一样的太刀从窗外跳进来。

你吓了一跳。

“新年来玩个游戏吧!”

他拿出三个红色纸包。

“猜猜哪个是真正的红包?”

你随手乱拿了一个。

“打开来看看?”

里面夹了张纸条。

恭喜你获得一振鹤丸国永

“中了大奖呢。”

———————————————

天凉了,要不要赖床呢?(二)

*无聊时期的脑洞

*是段子(不好笑的那种)

*ooc有

*自我满足的脑洞

*没有文笔可言


————分割线————-


鸣狐

(注:鸣狐的狐狸说的话用的是括号,以便区分)


(主人大人,已经是早上了。吾和鸣狐来叫您起床了。)

鸣狐轻轻敲了几下门,肩旁的狐狸喧闹着。

“啰嗦,狐狸。”鸣狐不轻不重地弹了一下御狐的脑门。

御狐乖乖闭了嘴。

“主,鸣狐来叫你起床了。”

“......”迟迟不见审神者的动静。

鸣狐贴在门板上侧耳细听,肩上的御狐也做着同样的动作。

(主人大人应该是没醒吧,里边都没有什么声音。)

御狐看着鸣狐。

(鸣狐要不要进去看看?)

“嗯。”

鸣狐对肩上的御狐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拉开门。

审神者睡觉并不老实,整个人倾斜着,两只手搭出被子外。

(哎呀呀,这样可是会感冒的。)

鸣狐把审神者的手放回被褥里。

然后一直维持着跪坐的姿势看着审神者。

(鸣狐不叫主人起床吗?)

鸣狐摇头。

“再等一下。”

他想多看看审神者。

一下也好。

审神者在现世是个学生,只有周六日才能回本丸。

只有周六日能在本丸,且大部分时间都被作业占去。

早上这段悠闲时间很是难得。

但御狐并没有这么想。

(鸣狐是不是太累了,毕竟刚从手入室出来。)

御狐从鸣狐肩上跳下,轻巧地落地,然后抬头看着鸣狐说。

它晃着引以为傲的蓬松尾巴,半眯着眼。丝毫没有注意到鸣狐变幻的脸色。


它的尾巴正扫着审神者的鼻子。

“搞什么......”审神者一把抓住在她脸上扫来扫去的毛茸茸的东西提起来。

狐狸的叫声响彻本丸。





——————分割线—————


药研藤四郎



“药研,”审神者裹着棉被看着眼前穿着短裤的付丧神,“你为什么要掀我被子。”

连声音都在抖着。

被冻的。

还带着一股强烈的哀怨。

“叫大将你起床啊。”药研走过来,带起一阵风。

审神者又把自己裹得更紧一些。

“可是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是冬天。我没有你们的那种耐寒性。”审神者鼓起腮帮子,“你们可是钢铁之身。”

“我们虽然是钢铁之身,可是钢铁也会感受得到寒冷,”药研在审神者旁边坐下来,看着她“只不过不会表现得太明显罢了。你看。”

他指着檐廊拐角处的堀川。

堀川正抱着几大床被子跑着。

后面跟着追着要拿回被子的新选组。

审神者的嘴角抽动了一下。

药研继续说道:“我们在冬天都是这么起来的,追完了身体也暖和了,自然就不想再睡觉。”

审神者忽然脑补到了整个本丸互相追着要回被子的场景。

简直是群魔乱舞。

“况且,盖着被子可是会更容易生病的。”药研的手趁势抓住被子一角。

“但我更宁愿窝在被窝里。”审神者死死抓着被子不撒手。

药研松了手,但脸越靠越近。

“药、药研,你在干什么?!”

药研的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有种温凉的触感。

药研闭着眼,似乎在想着什么。

“果然发烧了啊。”药研站起来。

“诶?”审神者没懂他在讲什么。

“用额头代替手背,能更好估计出温度。”药研晃着个小本子。

“这可是大将你给我的书上写的,连这都不记得了?”药研俯下身看着审神者,温热的气息扑到脸上。“这还真是烧到脑子了呢。”

审神者忽然觉得自己不发烧也该烧起来了。

脸烧起来了。




tbc


———————————————

P.S

感觉药总写得不太贴合性格啊……

似乎鸣狐也是......

总之希望看得开心( - w - )/~